【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本文首发于2019年12月4日,以陈星汉自述的形式介绍了获评年度iPhone游戏的《光·遇》是如何面对挑战的。


PS:从正月初五起至正月初九,我们每天将为各位读者精选过去半年内的文章进行推送。


文/梁子&菲斯喵


一度离开聚光灯下的陈星汉和他的《Sky光·遇》(下文简称光·遇),最近迎来了丰收季。

就在昨天(12月3日),苹果公布了2019年度精选,由网易代理的《光·遇》本次获评「年度iPhone游戏」。此外,苹果给予了该作极高的评价:在过去的一年中,涌现出许多优秀的游戏,但我们恐怕难以找出比《光·遇》更能代表「游戏美学」这个词的作品。飞行、探索与合作,这几个简单的要素竟能产生震撼人心的化学变化。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也许这个结果对很多人来说,会感到意外。毕竟《光·遇》不是一款打入大众群体的产品,它精致而唯美的画风,甚至有些挑人的。再加上迟迟没有推出安卓版,使得它在App Store发布时获得国内免费榜第一之后,就较少再掀起话题。

如果你真的如上面所想,那么可能我们都只看到了这款产品的冰山一角。根据陈星汉的透露,《光·遇》在全球上线以来,已经收获了超过500万的注册用户,其中国内占据近50%。而在海外的50%则是在接近零推广的情况下,仅通过口碑效应带来的。此外,该作在全球市场的收入已经让公司实现了盈利。

即便如此,可能这些对陈星汉来说也并不是那么轻松自如。在过去小半年里,持续涌进《光·遇》的玩家们,给毫无手游运营经验的 thatgamecompany(TGC )制造了触及核心价值的挑战。

在近日与葡萄君的交流中,陈星汉表示,「在一个此前没有我们作品的免费游戏市场,绝大多数玩家会对我们抱有成见。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默默地用游戏去证明,我们不是专注赚钱的那种人。这可能是需要好几款游戏的迭代才能建立的信任。因为我过去的那些声望都没用了,一切从零开始。」

面对《光·遇》暴涨的用户和突如其来的运营挑战,陈星汉无法沿用过去的经验。作为手游领域新人的他,难免屡屡踩坑,一边收获玩家的认可,一边也要承受玩家的吐槽。而在这个重新思考的过程当中,他对艺术游戏的设计也有了一番新的认知。

本次我们将陈星汉的分享,以自述形式进行呈现:


从游戏设计师到「管理者」


《光·遇》从上线到今天,经历了小半年的时间。

游戏刚上线的时候,大约有一两百万的核心粉丝来下载游戏。后来靠着口碑传播,它全球积累已经超过500万的下载和12 万条评论。如今,游戏的收入也已经足够支持我们开发下一款产品。

让我们觉得意外的在于,我们在日本基本没有推广,游戏就突然窜到了日本地区 App Store 免费榜的第二名。我们在推特上有一个叫「ThatSkyGame」的标签。查看这条标签下的分享,我们发现十之八九来自日本玩家。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光·遇》在日区App Store曾闯入免费榜 Top 2

不过,《光·遇》其实不只是针对日本或是中国市场做的游戏。它一直是我针对全世界玩家而打造的主题公园。我希望,这款游戏会像迪士尼乐园一样在全世界流行起来。而我们在游戏里强调的也是普世价值观,我们会在游戏里让人与人之间建立纯正的、亲密的连接。

尽管《光·遇》的核心价值可以被全世界玩家接受,但我们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因为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了解不够清楚,导致我们也犯了一些错误。日本玩家在乎尊严;中国玩家在乎机会上的平等;美国玩家在乎的可能是人权上面的平等。而在这三个国家之外的人,还会有其他不同的想法。

所以《光·遇》头一回让我觉得,我们从做游戏的人变成了经营一个「国际社区」的「管理者」。而在这个「国际社区」里,人们的价值观和文化背景各不相同。在运作这款游戏时,我们经常需要考虑,如何才能既保证自己的核心价值,又不受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影响。

而我们之前就曾因为没有照顾到日本玩家的感受,犯了一件错事。


顾客永远不可能犯错


因为文化理解的问题,《光·遇》在日本曾经遇到过一场巨大的运营危机。而事情的起因跟 TGC 蓝披风有关。

我们为了给《光·遇》 Beta 版的玩家独一无二的奖励,就设计了一款蓝颜色的 TGC 披风。穿上这件披风的玩家,就相当于 TGC 的大使,可以把其他玩家领进 TGC 办公室。而当时日服有很多热心的 Beta 玩家会在 TGC 办公室区域的门口晃荡,这群玩家看到陌生人后,就会和他们互加好友,接着又是送蜡烛,又是带着他们参观 TGC 办公室。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玩家在游戏中进入 TGC 地图

这群热心人吸引了另外一批老玩家来到 TGC 办公室门口。而这些老玩家会使用各种穿墙技巧,在热心玩家面前跳来跳去表现自己。于是,热心玩家向我们的客服反映:你们必须整治这些「不法之徒」。

我们的日本客服位于罗马尼亚。他们当时遇到这群核心玩家反映的情况后,非常慎重和紧张,也很快对玩家进行了回复: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我们会专门跟踪你所说的Cheater,我们会给他们严惩。你放心吧。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被玩家截图传到了推特上。很多老玩家得知之后,就表示要群体退游。还有玩家吐槽:TGC 不理解玩家的心声,穿墙就是我们的乐趣,如果没有这个 Glitch 我们还玩什么?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玩家在过去可以利用特殊技巧进行穿墙

我当时并不知道我们究竟错在哪里?直到后来才明白,是客服提到的「Cheater」惹了麻烦。在日本「Cheater」是损害社会的人,是措辞非常严重的单词。在他们的文化中,人们会尽可能避免任何冲突,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社会的麻烦。而在英文语境里, Cheater并不十分严厉,但客服把穿墙玩家定性为 Cheater,在日本玩家看来等于我们一棒子打翻一船人。这批高玩原本在社区里很受尊敬,结果现在要遭到官方的严惩。这才造成了老玩家的集体愤怒。

这么严重的事情,谁应该来负责?是穿墙玩家的错,还是客服的问题?我们应该听取热心玩家的意见,惩罚穿墙玩家吗?我们针对这件事讨论了很久。

我对迪士尼非常了解,曾经专门读过迪士尼一本名叫《Guestology(顾客学)》的员工手册。这本书提到的一点令我印象深刻:顾客永远不可能犯错,会犯错的只有 User。比如你给电脑装系统没装对,微软是不会对此负责的。

而我想把《光·遇》打造成像迪士尼公园一样快乐的世界。所以,当游戏作为一个主题乐园出现时,这里的顾客是不可能犯错的。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那么我们位于罗马尼亚的日本客服要为此事负责吗?他只是因为翻译或者文化的问题,在平息玩家的愤怒时把话给说重了。而他说的话又恰好被其他玩家给放大了。

所以与其解雇罗马尼亚的客服,倒不如给所有窗户贴上「禁止翻越」的字条。与此同时,我也把迪士尼的《顾客学》理论与客服和团队分享,教会他们要用顾客学来服务玩家。

最后我们也向老玩家表达了歉意,事情得以顺利平息。


维护公平不是听取少数人的抱怨


我之前跟别人说,如果我将来不是游戏设计师的话,我想成为一名 LawMaker——制定法律的人。因为做游戏,其实也是在设计人和人之间的互动规则。但没想到,我在《光·遇》中已经快实现这个想法了。不过我发现,作为在游戏里制定规则的人,你不能只是听凭少数人的抱怨,就去制定一条公约。

在今年的11月份,《光·遇》曾经遇到过一次重大的运营事故。当时不同文化背景的玩家跑来向我们抱怨,争取各自的公平,但我们真能听取其中任何一方的意见吗?

事情其实是这样。由于美国存在时差,所以每当冬天来临的时候,需要把时针调慢一小时。《光·遇》服务器一直是跟着洛杉矶的时间在走,但世界上大部分地方是没有时差变化的。也就是说,洛杉矶已经是凌晨12点的时候,部分地区的玩家会反映他们那儿还没到时间。服务器在这个时候也搞不清楚该不该重置奖品。

这就导致在一个小时之内,《光·遇》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重置奖品。它就相当于,大家从不同国家来到 Sky 这个主题乐园,而这里有一个取款机,只要你去取100块钱,它就会不停往外喷钱。很快,很多付费玩家跑来要求退款,并告诉我们他的朋友什么钱都没花,却在那一小时内买了最贵重的物品。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危机事故。而且在这件事当中,还参杂着不同国家、不同需求的玩家的想法。

有一部分玩家就提出要求,让我们必须收回所有喷出去的钱。然后我们查了一下服务器,发现短短一个小时内有7000个人捡了这笔钱,而且其中有4000个人已经花掉了。那么我们要查询每一个人的账户,看看他买了什么道具,然后把道具取消吗?

我们团队当时就在想,把玩家的物品取消掉就够了吗?我觉得还不行。我们还得给这些花了一个小时在那里来回捡免费蜡烛的人一笔补偿。为什么?如果我们突然间收回他买的所有物品,那么他一夜暴富的快乐瞬间就没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情感伤害。如果我们不补偿他们的话,他们或许会觉得我们给他造成了精神打击。

但如果我们真这么处理,那些什么便宜都不捡的人也会觉得不公平。而且他们还会觉得,没有捡蜡烛的是在道德上更为高尚的人,应该得到更多的奖励。

我不是把团队比作「管理者」吗?所以,我们为了公正、公平地去处理这件事情,当时开会的场景是这样的:PR团队是宣传者,工程师团队是纪律监督,社区负责人等于说是组织者,然后我们中间还必须有玩家代表,他们需要来说明文化的问题。

那么日本玩家在这件事上在乎的是什么呢?他们所在乎的是,我们不仅不能责怪他们,还需要向他们表示歉意。因为我们的取款机突然间把钱喷到别人脸上了,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惊扰。事实上,这件事也确实不是玩家的错。

所以到了最后,我们的处理办法是: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些蜡烛。


当我们不再坚持核心价值之时


《光·遇》是一个情怀游戏,而 TGC 这个品牌则是一种 Life style。就像苹果,会坚持其核心价值,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结合,做出最好的用户体验,好让我们可以在创意上 Think Different。

TGC 也一样。我们的《光·遇》,它在核心价值上所强调的是:人和人之间纯粹、亲密的连接,不应该受到性别、年龄,或是经济情况的阻碍。我希望 TGC 能够帮助玩家在游戏里和睦相处。而《光·遇》整个游戏的出发点,就是我对玩家的感谢。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游戏上线以来,我印象很深的是,如果你违背了游戏的核心价值,它就会成为一个错误。

当时我们在卖 TGC 蓝披风的时候,标价是 30 美金。价格其实很高,而且也没有特权。但全世界玩家都开开心心花了这 30 美金,还到处安利。

但在万圣节,我们卖了一个更便宜的节日披风。这款披风有专门的模型,连背上的符号都可以变成蝙蝠。这是我们花了心思和时间定制的一款披风。但这款披风引起了很多玩家的不满,买的人还觉得不值当。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光·遇》万圣节披风

为什么?我觉得问题最核心的地方在于:当你在万圣节卖一件节日披风的时候,这就和情怀扯不上一点关系

所以我觉得,万圣节披风这件事,我们只是跟风了。虽然我们也花了心思去做了很漂亮的设计,但这款披风最终代表了什么?它不就是万圣节的一件黑披风。

很多玩家见到这个情况后,就感叹《光·遇》怎么成了 Pay To Win?他们觉得,你只要花钱就会比别人酷。但这是我特别反感的事情。从我做 Sky 到今天,我一直主张:这个游戏里最酷的人,绝对不会是花钱最多的人。而我为了尝试一种营销想法,就打破了自己的惯例,让玩家只要花上一些成本 ,就可以穿上很酷的披风。

这是玩家觉得不高兴的原因。而在做出营销尝试之后,我觉得这种做法并不契合 TGC 的核心价值观。对我来说,这是我犯下的错误。


创造一个让玩家不再孤独的乐园


从我的角度来看,现在这种在线游戏的开发模式虽然会让我们经历糟糕的日子,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乐趣。

我过去做一款游戏,会收到上千份玩家的感谢信,这些信也会给我带来做下一款游戏的勇气。但这中间的循环过程往往是三年或者五年。不过,在《光·遇》上线之后,我会不断在短时间内看到玩家反馈。《光·遇》可能只是有些小小的变动,玩家也会觉得我们做了巨大的改进。

但做一款 Live Game 带给我的核心乐趣并不是这些。我之所以会有「社区管理者」的感受,是因为在《光·遇》这款产品中,我终于可以实现从始至终,完全向着一种艺术表达、一个核心价值去创作游戏的完美体验。比如说,客服就可以是体验的一环。

在《顾客学》这本书里,它提到迪士尼把所有的员工都称之为Cast Member,也就是演员。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叫法,因为每一位从后台进入迪士尼园区的员工,他们都是在扮演一个顾客需要看到的角色。

对我来说,一款游戏的前台或者后台,也都是艺术品的一部分。而《光·遇》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我不只是在用软件传达艺术,也是在创造一种生活方式。我要把我的员工,我的客服,我的社区,都融入到整个游戏体验当中。

所以,《光·遇》是一个有自己价值观的公园,这个公园的宗旨就是让玩家之间没有标签,没有隔阂,建立起真诚的友谊。而我为什么要去创造这样的公园?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太孤独了。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现在的社会为什么那么多人感到孤独,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被设计成:每天几百万人挤在一个城市里,上千个人挤在同一家公司里。如果他们没有找到需要自己的人,这时候很容易会产生孤独感。

回到乡村野外,在那种看似很不安全的地方,如果你看到远处有村夫走过来,反而会产生安全感。你会愿意保护这个人,你也相信这人会保护你。

MMO其实就像现实社会,上千个人挤在一个办公室里,这种情况下谁还需要你呢?而在人少的游戏,比如说黑魂系列,绝大多数情况下玩家就是一个人在冒险,这个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羁绊反而更加强烈。

在我看来,一个人要和他的社交群体互相依赖。因为,只有在被社交群体所依赖,又完完全全依赖社交群体的情况下,每个人才能有勇气活下去。而人和人之间互相帮助、互相依赖是非常美丽的一件事情,它是人性中的闪光点。

我所有的游戏,最终都是希望能够让玩家变得不再那么孤独。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最新的游戏专业书上架啦!点击下方小程序即可获取


【深度采访】年度iPhone游戏《光·遇》的另一面,陈星汉:过去的声望没用了

上一篇:神仙打架!他们的大乱斗怎么和我的不一样?
下一篇:王者荣耀:妲己限定皮肤时之彼端将上线,之后官方还会继续优化

相关推荐

【破五吃饺子】我们中华民族发明的饺子,日本人却怎么也吃不够?

【破五吃饺子】我们中华民族发明的饺子,日本人却怎么也吃不够?

1291 仙贝旅行

今天是大年初五,俗称破五,要“赶五穷”,包括“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人们黎明即起,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里往外放,边放边往门外走,说是将一切不吉利的东西都轰出去。这天,民间通行的食俗就是吃饺子,俗称“捏小人嘴”。饺子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食,更是北方家庭年夜饭桌上必备的一道灵魂佳肴。但由于我国地域广阔,南方地区多米少面,小麦产量不高,所以就全中国来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1770 游戏时光VGtime

本文来自Polygon,作者:BlakeHester,原标题《The18-monthfencehop,thesix-daychair,andwhyvideogamesaresohardtomake》,翻译:小奈田在惊悚冒险游戏《Oxenfree》早期,有一个主角跳过栅栏的场景。整个游戏四个半小时的流程,这个场景时长也就占40秒。但根据NightSchool工

消灭无聊,这些小游戏太上头了!!!

消灭无聊,这些小游戏太上头了!!!

70 又有好物推荐

好久不见,初五迎财神,你们迎来了我!这个春节,真的过的很特别。打开社交媒体,到处的充斥着无聊的怒吼。有在央视的app监工武汉盖医院的进度,几千万人凌晨一点还在监工。而且监工们还给每个车车取了的名字

2020年,我们该玩什么游戏?

2020年,我们该玩什么游戏?

1438 游戏研究社

我们都不是小孩了,外部生活的安定,将直接影响玩游戏的心态。2020年对于游戏玩家来说,应该是喜气洋洋的一年。年后等不了多久,大作就咣咣往脸上砸。像什么《最后的生还者2》《赛博朋克2077》《最终幻想7重制版》《对马岛之鬼》……,基本都是超一线大作,搁往年都是半年才出一个的量级,到了2020年,都跟年货似的扎堆发售。理论上,2020年的玩家就会这么一路爽到年底

上古5史低32元,杉果春节特惠必买豪华版游戏推荐

上古5史低32元,杉果春节特惠必买豪华版游戏推荐

123 杉果游戏

春节假期闲在家,各位玩家有没有准备好过节的游戏呢?在这个漫长的假期里,想必每个玩家都想趁时间充裕恶补几款知名游戏大作。今天我们就来推荐几款杉果春节特惠中正在热卖的好作品,它们不仅有着极高知名度,属于不可不玩的类型,同时还是已收录多个DLC的豪华版/黄金版/年度版/终极版,只要买到这一款,就能体验最多最完整的内容。>限时好价破史低,《上古5》史低32,足

当你在Steam上搜索“妹射”游戏……丨触乐

当你在Steam上搜索“妹射”游戏……丨触乐

807 触乐

枪与美少女可以成为永恒。这是一个神奇的时代,很多“有生之年”级别的愿望忽然就顺手实现了,可能是用手柄送快递,可能是重闯恶魔城,还可能,是和一群萌妹子打枪。枪械与美少女一向是很多玩家喜爱的元素,毕竟武器和美女是长久以来男性最想获得的东西,而交叉结合两者的二次元文化“自古以来”就枝繁叶茂,近点儿的有手游《少女前线》,远点儿的有2003年的动画《神枪少女》,再往祖

硬核生存FPS游戏—《逃离塔科夫》本地化项目 简体中文 准备发布!

硬核生存FPS游戏—《逃离塔科夫》本地化项目 简体中文 准备发布!

36 Steam社区

由俄罗斯游戏开发商BattlestateGames制作的游戏《逃离塔科夫》是一款目前尚处于测试阶段的多人生存类型的射击游戏。从2016年开始,这款游戏便进入了阿尔法测试阶段,但截至目前该作也没有正式推向市场,玩家们只能够在网路上下载测试版进行体验。不少玩家关心的中文版什么时候出也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昨日,#逃离塔科夫#发布一篇文章表示:逃离塔科夫的简体中

年度历史图书选摘|中国和日本: 1500年的交流史

年度历史图书选摘|中国和日本: 1500年的交流史

749 东方历史评论

撰文:毛升《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东方历史评论编辑部评选出8部图书作品为“2019年度历史图书”(点击链接,查看榜单)。我们在春节期间陆续刊登入选作品选摘。祝各位朋友新春平安。本书考察1500年以来的中日交流史,作者以重大历史事件为经线,编织出中日各自的总体社会结构,尤其是贸易、外交、变革与战争方面,关注点落在三个时期中日关系的结构性变迁。

Switch今年游戏阵容不给力!外媒:多数为旧作移植
游戏

Switch今年游戏阵容不给力!外媒:多数为旧作移植

14 新浪游戏频道

在新的一年中,玩家们最期待的莫过于游戏发售,游戏主机的分量,总是体现在拥有的独占作品数量。而在2020年,Switch玩家可能会不太好受,因为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值得期待的作品太少了。  外媒CCN最近发布了一篇文章,分析了Switch在2020年可能会令人失望的一些原因。首先是眼下已经确认了发售日期的作品,近在眼前的有1月17日发售的《幻影异闻录FE》,这是

感情再好,也不能跟男人开的四种玩笑!
私房话

感情再好,也不能跟男人开的四种玩笑!

1698 头发这样扎更有范

我们常说在相爱的过程中如果多一点幽默,可以让彼此的心贴的更近,但是从男人心理角度来说,他们也是会有自己的底线不允许别人随意冒犯。不妨试着跟随小编从恋爱心理学中探索爱情宝典,看看女人千万不能和男人开得玩笑有哪些!男人心理:千万不能跟男人开的四种玩笑没错儿,男人喜欢有幽默感的女人,适当的小幽默能拉近彼此距离,但有些方面,女人还是避免提及,更不要以开玩笑的方式触及

流浪猫被泼硫酸,半张脸毁容失去了一只眼睛,最终还是没能救活它
萌宠

流浪猫被泼硫酸,半张脸毁容失去了一只眼睛,最终还是没能救活它

804 萌宠治愈师

我们总是呼吁大家对流浪动物们多一点善意,尽力的帮助它们。就算是无能无力,也不要去伤害。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有些人却还是做不到。日前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有一只流浪猫就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这只流浪猫叫汤汤,它每天就是在城市街道上走来走去,然后一天它却遇到了一个“坏小子集团”。那几个男生都是以欺负动物们为乐,发现了汤汤后当然没有放过它。其中一个男生竟然拿来一瓶硫

在《死亡搁浅》发售之前,我们来回答玩家关心的问题
游戏

在《死亡搁浅》发售之前,我们来回答玩家关心的问题

261 游戏时光VGtime

还有不到两天,PS4平台的《死亡搁浅》就要发售了。自上周游戏评测解禁以来,玩家对于本作的关注达到了新高,对于游戏评分两极化的争论也一直没有停下的迹象。《死亡搁浅》是一款特别的游戏,就算阅读过了文字评测、或是观看了演示的视频,也不一定会对游戏具体在玩什么总结出结论。  在评测文章的评论中,玩家提出了很多问题。像“我会不会一进游戏就发现全世界都被人建满了东西”这

Apple Arcade 新增 (10-25, 11-01)
游戏

Apple Arcade 新增 (10-25, 11-01)

863 indienova

这里列出了10款AppleArcade新增游戏(2019-10-25,2019-11-01,北美)跳跃者乔恩JumperJon是一个30秒的Metroidvania冒险式的游戏,我们的英雄Jon将以每30秒死亡并重生,保持已经获得的物品和能力。Monomals全世界的动物DJ们将要来举办一场大型音乐竞赛!快带上鼓棒和插销钓鱼配备——来帮帮动物DJ们到深海中抓

杨幂魏大勋恋情疑曝光:离过婚怎么就不配甜甜恋爱了?
私房话

杨幂魏大勋恋情疑曝光:离过婚怎么就不配甜甜恋爱了?

827 曲玮玮

昨天晚上刷微博时,就看到有八卦号放料说:猫系当红女星恋上犬系男性。结果今早就看到杨幂魏大勋的名字牢牢挂在了热搜第一名,且居高不下。一向爱吃瓜的我,迅速点击进去,虽然没有正主的官宣回应,不过OK,我还是不可救药地被甜到了!杨幂和魏大勋,不是第一次被拍到了。早在半年前,两人就被拍到穿着同款鞋一起逛街。前阵子,又被放大镜网友发现两人共有的同一顶帽子,就连帽檐上面的

网友带二哈回老家过春节,本以为它会放飞自我,但没想到……
萌宠

网友带二哈回老家过春节,本以为它会放飞自我,但没想到……

1952 拆迁队长哈士奇

春节放假,想必很多盆友都带着狗狗回了老家,如果我没猜错,这货一定玩疯了。尤其是精力旺盛的哈士奇,农村对它来说,就是天堂。祸害田地泥坑狂飙招猫递狗下河摸鱼抓鸡抓鸭上房揭瓦嗯……可以说,每一项都是它的最爱!不过,有一位网友却说,他家二哈回到农村后,根本不敢出门……因为这货……怕羊!可能是因为没见过羊这个生物,二哈来到农村的第一天,就被羊吓得满村跑,还没遛五分钟,

拳头成立新独立工作室Riot Forge 将在TGA颁奖礼曝光首款新游
游戏

拳头成立新独立工作室Riot Forge 将在TGA颁奖礼曝光首款新游

791 唯电竞

在今年10月份《英雄联盟》10周年庆典上,拳头公司宣布将推出一系列全新游戏来扩展英雄联盟的宇宙,其中包括一款格斗游戏、《英雄联盟》手游、动画电影等。今天,拳头公布了一个全新的游戏发行LOGO,宣称将与一些小型工作室合作开发更多和《英雄联盟》背景相关的游戏。事实上,尽管拳头还没准备好宣布具体的游戏或合作伙伴,但是多个游戏都已经在开发之中。拳头的游戏发行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