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本文来自 Polygon,作者:Blake Hester,原标题《The 18-month fence hop, the six-day chair, and why video games are so hard to make》,翻译:小奈田


在惊悚冒险游戏《Oxenfree》早期,有一个主角跳过栅栏的场景。整个游戏四个半小时的流程,这个场景时长也就占 40 秒。但根据 Night School 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 Sean Krankel 的说法,为了准确自然还原这个跳过篱笆的场景,整个团队用了 18 个月的时间。


他说,这是《Oxenfree》里面最常见、最恼人的 Bug。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Oxenfree》


这个工作室目前在忙什么呢?是在即将发售的《Afterparty》中,让角色的屁股正确地对准椅子。这款游戏讲述的是两个好朋友死后下了地狱,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他们必须在地狱里用酒杯喝出一片生天。


“我真的太难了。”Krankel 说:“人类和恶魔的体型完全不一样,就连最基本的,没错,把屁股和吧凳正确地搭配,都难的要命。”他笑着补充道。


电子游戏的制作难度是众所周知的。在 2019 年制作一款顶级 3A 级游戏,可能需要来自世界各地多家工作室的,成百上千名员工共同完成。游戏的开发需要数年的时间,除了剧情、玩法以及预告片里那些特色卖点之外,还有那些精心打造布置的微小细节,其中大部分可能对很多玩家来说几乎察觉不到,但正是这些细节提高了游戏的真实度和沉浸感 —— 就比如说前面跳篱笆的角色动画。


游戏里的所有东西,从桌子上的笔到房间里的椅子,每样东西都必须精心制作,仔细检查,并反复测试。但这些细节很可能根本不会被玩家注意到,开发者要如何权衡它们的成本呢?同样的资源是应该多花时间仔细布置一个小房间,还是去雕琢游戏的主角,开发者是如何决定的?应该把更多的多边形用在哪里,是角落的陈设,还是面前的道具?


我们最近采访了来自不同规模游戏的开发者,并和他们聊了聊游戏中一些细节背后的决定。


而它们从来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椅子问题


2001 年,只有 24 个人的 Remedy 发布了他们第一部作品《马克思·佩恩》;2019 年,执行制作人 Tuukka Taipalvesi 告诉我们,目前工作室仅动画部门就已经超过 24 人了。他说,每一次主机世代的变迁,都让玩家对真实度和视觉效果产生更高的期望,这也增加了开发人员在“基本上游戏中的各个方面”的工作量。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马克思·佩恩》


“游戏开发的各个方面,真的是各个方面”都比人们预期中更加耗费时间,Taipalvesi 说。


在开发《马克思·佩恩》的时候,像椅子这样简单的东西,只需要一个人花几个小时就能制作出来。今天,在 Remedy 的新作《控制》中,即使是只出现片刻的内容也需要更多的时间以及更多开发者,才能完成制作并正常运行。


“以前吧,做一把椅子,只要建个模然后贴一个纹理映射,就齐活啦。”Taipalvesi 说,“如今呢,这就得看椅子是用在哪里啦。如果它是一个游戏互动对象,它就得有碰撞边界;它得有可破碎物理效果;它得有碰撞;有三到四张材质贴图,再加上各种细节,多边形建模和以前一样也是少不了的。”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控制》


“(开发所需的时间)取决于哪种椅子 —— 如果是一把沙发椅,如果是皮革面的,如果它能够被打烂,那么少说也得 4 至 6 天,”他表示。“如果它只是过场动画里的金属椅子,玩家不会与之互动,也不需要物理或碰撞或其他这类东西,那可能用不了一天就能完成了。所以这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道具的使用情况。”


当一款游戏中许多微小细节都需要花费数天时间去开发时,日程安排就显得很重要。但接受采访的开发人员认为这也不是什么精准科学;在整个游戏的制作过程中,日程也就是大致的数字。


“我倒想要认识一下有哪位制作人在制作前期就能计划好后面所有的任务,列出一个长达一英里的电子表格,就好像是‘这是我们要制作的所有素材,这些是我们要使用的所有细节。’”Taipalvesi 说


“这是一种推拉结合的情况,我们的开发环境是白盒的,开发时差不多就是‘好的,现在我们确定关卡的尺寸了,素材预算大概就是这么多,,所以我们只能把三把椅子和四盏灯放进这个房间。现在让我们看看每把椅子和台灯开发需要花多长时间。’”


但并非所有素材都是平等的。很多时候,就包括那些画面最精美的游戏,开发者也都是运用了技巧,让玩家认为很多东西都是同样的精美。


景深的错觉


在放置椅子的房间里,每种素材的精细度有所不同。对于《控制》这样专注于剧情的游戏来说,房间里的主要角色需要大量多边形才能让玩家感觉精美。此时桌面上的一支笔,精细度就可以低很多,因为玩家很少会近距离看到它。这样的技巧有助于稳定游戏的性能,确保内存划分给重要的素材。


“如果你制作一支精细度达到显微镜级别的笔,而你这个游戏没有足够的技术来展示这些细节数据流,那么这些细节就会把内存占的满满的,进而影响其他可能更重要的东西,”Taipalvesi 说。“所以我们的原始素材会以多种分辨率出现在最终游戏中,因为我们在导出管道中设置了自动化步骤,它能够在不需要的时候自动降低对象的精细度。我们当然也有运行时数据流,和细节层次(LOD),能根据镜头与对象的距离来调整分辨率。”


这也是 Night School 在开发《Afterparty》时才领悟的惨痛教训。这款游戏最初计划设计成一款全 3D 冒险游戏,直到工作室第一次把游戏跑起来。就像 Krankel 笑着说的那样,游戏看起来就像一个“拙劣的《魔兽世界》Mod”,所以后来工作室把它改成了 2.5D。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Afterparty》


“我们走得越远,就越意识到,用 3D 的方法让游戏失去了韵味和特色,更别说这需要一个上百人的团队才能完成。”Krankel 说。


工作室的解决方法是制造出景深的错觉。游戏前景中的对象,根据 Krankel 的例子,比如恶魔昏倒趴在桌子上,就有相当多的 3D 细节。相反,游戏的背景,即玩家永远无法近距离看到的东西,就像绘画一样主要以法线贴图的 2D 平面来实现。这是一种不使用额外多边形就可以伪造物体的光线或凹凸纹理的技术。在前景和背景之间,则混合使用这两种方法。


“我们一直根据镜头的距离来调整多边形的面数。”Ruel Pascual,Night School 的美术总监说,“如果你只能以镜头的视角去看它,我们就没必要在多边形数上花费太多时间。”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设计需求。不仅仅是多边形数,它也可能是这种情形:“OK,画面上有 20 个人在酒吧,原本上这些 NPC 可能都具有复杂 AI 行为。原本指的是 Night School 一开始给《Afterparty》的 NPC 设计了复杂 AI 行为,比如在周围走动,有各自的酒量值。


“然后我们就想,‘现在我们尝试另一个版本,用手工完成大部分行为,我们不去做这个疯狂的 AI 以及所有这些额外的动画,’”Krankel 说。“当你同时看这两个版本时,你几乎就察觉不出其中的区别,但使用这些复杂 AI 行为对游戏性能造成了严重影响。”


“这真的很像做一道菜或者什么,”他补充道。“你得边吃边品尝。你不会一开始就说,‘这就是准确的多边形数。’我的意思是,Pascual 和他的美术团队会为此设定一些参数,但他们也只是尽量假设,因为在一切做完之前,我们谁也不能确定。”


这种错觉,理所当然地降低了游戏小型素材和细节的质量。这是一个关于饮酒的游戏,酒和玻璃器皿应该很重要。但在《Afterparty》中,由于它的艺术风格,器皿在屏幕上显得很小,玩家不会近距离观察它们。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Afterparty》


“一开始,我们设计了一些玻璃器皿,但后来我们很难看清玻璃杯的样子,因为都是透明的,”Pascual 说。“想看清这种材质,我们就需要提高模型面数,或者渲染的类型。”


“没错,”Krankel 说,“我们一开始花了大把精力做这东西,在高脚杯里进行流体模拟,看着液体飞来飞去,你会觉得,‘这玩意看起来绝了’,完全脱离了背景。然后你在游戏中看它,你会觉得,‘1、我什么也看不清,2、游戏的性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有什么更好、更有效的方法吗?”


Night School 最终走了捷径,依 Pascual 所言,将酒水素材简化为不同的彩色贴纸,放在更简单的玻璃素材上。在《Afterparty》中,一罐啤酒,就只是一些金色的液体,可以稍微晃动。团队不会费心去增加像泡沫这样的细节,它太小了,玩家不会注意到它。


“如果你放大去看人们手中的酒水素材,你会发现它们都是非常简单的形状,里面只有一张带有粒子效果的平面图像,因此看起来和给人感觉都是一种卡通化的冷饮。”Krankel 说。“玩家不会盯着它看,但如果他们真的近距离观察,会发现这些内容非常简陋。”


Night School 和 Remedy 所使用的解决方案和捷径,确保了游戏能够顺利完工、优化游戏性能并且能够让开发者专注于更大、更重要的素材和游戏的其他方面。但有时,即使有了这些解决方案,一个团队,甚至像 Remedy 这样数百人的团队,仍然是不够的。


外包方案


在 Remedy 于 2010 年推出的游戏《心灵杀手》中,没有任何一辆汽车是他们自己做的,所有都是外包的。


“很多道具模型我们从一开始就打算外包制作,因为对于写实风格的游戏,制作那些模型是很简单的。比方说这把椅子,给它拍个照片,附带上参数需求,然后发给外包团队制作就行了。这样我们的专家就能专注于更有价值的问题,”Taipalvesi 说。


过去 20 年来,依赖外包伙伴逐渐成为游戏开发流程的常态。随着游戏变得越来越复杂,开发者不断雇佣外部工作室为他们处理一些繁琐的工作,特别是制作小型素材,这些工作会消耗开发者的时间,使他们无暇顾及游戏更重要的方面。


Remedy 的情况就是这样,他们根据素材的重要性来决定内部制作还是外包制作。他们经常将工作外包给诸如 Virtuous、Dhruva 这样的公司。“很多主角道具都是我们自己做的,”Taipalvesi 说。“有多种功能的道具,我们会尝试在内部制作。对于那些一次性使用的道具,或者是过场动画中道具,或者明显是布景用的,我们肯定会让外包制作。”


“基本上,我们团队中的设计师可以决定自己想做什么;他们可以挑选自己想做的素材,”他表示。“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大型场景的建造师,所以他们会构建关卡和建筑这种大线条,基本上就是整个游戏环境。而那些用来烘托场景氛围的小东西,就由外包团队制作。”


同样,Night School 制作《Afterparty》的过程中也依赖于外部团队,有甚至还不是小型素材。


Krankel 说,当时工作室将外包人员带到现场帮助设计游戏脚本,按他的话来讲,“一大堆东西”。正是因为前面提到的视觉方向上的转变,Night School 能够完全自己处理游戏的视觉艺术。“我觉得外包工作确保了高水平的质量控制,”Krankel说。


对于资源上不如 Remedy 和 Night School 开发者来说,雇佣外包工作室或自由职业者也许并不可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法从外部寻求帮助。


David Whele,单枪匹马地制作了 2018 年的独立游戏《第一棵树》,一款探索驱动的冒险游戏,讲述一只狐狸找寻它丢失的幼崽。当时,他正在 VR 公司 The Void 全职工作,也刚刚有了一个孩子。他的空余时间可谓是相当有限。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第一棵树》


“我不得不告诉自己,下班回家后,我如果玩游戏、看节目,就没时间制作我自己的游戏了。而我的选择是制作自己的游戏。”现在,多亏了《第一棵树》的成功,如今他成为一个全职独立开发者。他说:“当时每天晚上宝宝睡觉后,我都会工作约两个小时……周末的时候两到三个小时。尽管开发工作让我感觉枯燥,但我需要那种自律才能到达终点。”


Wehle 说,多亏了 Unity Store 这样的商店他才能靠自己一个人走到终点。Unity Store 有许多预先制作的动画、素材、纹理和环境,面向公众开放。他说,没有 Unity Store,他的游戏永远不可能问世。


“这些公共素材成为了我节省时间的跳板。”Wehle 说,“就像游戏中一些狐狸的动画和一些环境。我试着给它们添加我自己的创意,修改并重新制作,这样它就不是复制粘贴了。公共素材可能为我节省了上千个小时,但即使有了所有这些帮助,制作像狐狸跳这么一个动作仍然需要大量的工作。”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意识到,游戏的任何一个小部分都来自某个人的工作。如果你是一个单人独立开发者或小型独立团队,大量的工作将会让你感到难以承受。”


对于 Wehle 来说,正确制作狐狸跳跃动画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尽管这是那种只要游戏运作正常,玩家根本注意不到的事情。Wehle 说他不必重新造轮子从零开始设计和动画跳跃,因为他能够在 Unity 中使用第三方工具来制作跳跃动画并对其进行改进。但另一方面,这也是让他头疼的部分原因。


“我想要对跳跃做出调整,就比我从零开始制作要困难得多,但从零制作又不现实。这就是它的缺点,对吧?被别人的创作给局限住了。”


外包和第三方素材商店在很多方面改善了开发过程,让工作室和开发者可以选择将小规模的任务交给专门从事这类事情的公司。但电子游戏的制作难度仍然在不断提高,其成本也越来越高。随着下一代主机的出现,开发人员开始展望未来,评估今后将如何处理更加复杂的问题。

将来的问题


如果 Andrew Price 的估计可信的话,育碧可能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一堆垃圾 —— 准确地说,价值 3438 美元。


Price 是 Poliigon 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Poliigon 是一家第三方服务公司,提供高分辨率的纹理、模型和素材,供创作者在游戏、电影、建筑等领域使用。浏览 Poliigon 的网站,用户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东西,从制作好的搅拌机、电源插头到地毯图案。


与 Wehle 使用的 Unity store 非常相似,Poliigon 为开发者提供了照片级的素材,开发者可以将这些素材插入到自己的游戏中,就无须从头制作一些小东西。该公司的定价也很便宜,每月 20 美元订阅服务费就能使用整个素材库。


Price 的公司帮助游戏公司加快开发速度,让他们不需要费神设计环境中的垃圾杂物。而他现在有一些想法,能够让开发人员继续简化他们的流程。


去年,Price 在 2018 年 Blender 大会上做了一次演讲。他在报告中以育碧 2015 年的游戏《全境封锁》的一张图片为例,这张图片上所有素材的制作成本约为 20 万美元,其中主要角色等素材占了大部分,约为 4.9 万美元,而一些小型素材,比如地面上垃圾,制作成本约为 3500 美元。他的估算基于 3A 游戏开发者制作这些素材所需的时间,以及游戏开发者的平均工资得来。Price 说,这素材“贵得离谱”。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全境封锁》


“这全都是工时,”他告诉 Polygon。“这全都是时间啊。”


Price 使用了 3A 游戏中一个开发和设计公寓大楼的典型例子。首先,开发人员需要为建筑物创建大致框架,比如它的宽度、有多少层,等等。然后开发者要做出更细致的创作,比如建筑物窗户的宽度,外墙是否有涂鸦,以及植物之类的装饰。此外,这套公寓还要经过一个纹理处理阶段,开发者会挑选一些细节,比如建筑用砖的宽度和类型。他估计,所有这些加起来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成本约为 4000 美元。


但这只是一栋建筑。如果开发者以该建筑为范本,创建一系列类似的建筑,之前设置的参数和散布在建筑各处的小细节很容易导致大量额外的工作。“比方说你想改变地面的高度,一切就会因此错乱,窗户的装饰就对不齐了,楼梯也不匹配了。”Price说,“如果你想复制多个这样的公寓,就经常要重做这类工作,因为一旦你改变了模型,纹理也必须改变,你就需要重新设计。


“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 90 年代制作游戏的流程到今天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说。“很多人仍然在手工制作这些建筑。”


Price 提出的解决方案之一是程序式工作流。开发人员不需要手工建造每个公寓和内部细节,而是建立一个程序,通过设置尺寸和参数生成无穷变化的建筑物。


“这就像,我们不再制作单个素材,我们要建立一个系统,系统能够生成 1000 种素材的变体。”普莱斯说,“一旦你逐个设置好这些不同的东西,比如常用的 Houdini 软件,只要你做出来,你就可以把它放进一个采样系统,然后它就能按你的设置生成无穷多个的变体。


“我认为游戏产业正在慢慢进入这一领域,”他继续说道。“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顶级游戏工作室谈论他们的创作时,像是《孤岛惊魂》以及最新的《漫威蜘蛛侠》,他们都应用了程序式工作流。我认为这一方法将逐渐流行开来。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漫威蜘蛛侠》


随着游戏世界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希望用更小的细节来填充它们,让世界感觉更真实,许多像 Price 这样的方案提供了简化开发流程的方法。随着下一代主机的临近,我们采访的开发者们都已经开始在考虑他们的选择,或是至少承认他们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所有原始素材的分辨率都比游戏中的实际体现出的分辨率要高。”Taipalvesi 说,“因此,在目前我们受到技术、平台机能或其他方面的限制的情况下,我们倾向于让原始素材具有更高的精细度,因为高分辨率降低(Scale down)相对来说更容易。高分辨率降低可以自动进行,低分辨率提高(Scale up)就得手动调整。”


“我们看得没那么长远,”Krankel 笑着说。“我们只想着眼前的游戏。但是,我同意,如果玩家对精细度的期望继续上升,那么我们只能继续寻找外包解决方案,毕竟我们无法承担 50 到 100 人的体量。作为一个小工作室,我们也不想把自己置于过高风险的境地。”


从历史上看,当下一代主机面世时,这些问题只会变得更加棘手。主机换代带来的挑战是难以回避的,无论规模大小的开发者们,都在迎接这一挑战,也在寻求巧妙的方法来解决问题。玩家对于游戏的期望永远是更好的视觉效果和更棒的游戏体验,这个趋势不会转变。


“我们会努力稍稍领先于潮流。”Taipalvesi 说“但是没错,这就是一场竞赛。对于想要在各自平台上脱颖而出的游戏开发者,这是一场技术和艺术并重的竞赛”



微信内搜索VGTIME2015,关注我们

长按图片下载App,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做游戏为什么这么难?从一个动画和一把椅子说起

上一篇:老滚6开始制作?《GTA6》开发成本远超前作!《消逝的光芒2》跳票!《大富翁10》计划支持跨平台游玩!
下一篇:消灭无聊,这些小游戏太上头了!!!

相关推荐

春节特辑!揭秘巧克力专卖店的工厂bonbon的5步制作技巧分解视频

春节特辑!揭秘巧克力专卖店的工厂bonbon的5步制作技巧分解视频

1777 伊莎莉卡烘焙网

*文中有大量巧克力制作视频*不好的消息一个一个传来。我唯一喜欢的NBA球星科比飞机失事走了,但是他的黑曼巴精神永存。但是烘焙还得继续不是....想着各位伊粉们这几天都是“卧室--客厅--厨房--阳台”这样一日游的状态,小伊可闲不住了,我可得让你们学习起来呀,虽说就这样躺着就为国家做贡献......这不情人节快到了,各位同学也开始计划着巧克力礼盒的买卖了吧,我

非常时期你家有油炸食品吗?介绍11种小吃的制作方法,好吃的零食

非常时期你家有油炸食品吗?介绍11种小吃的制作方法,好吃的零食

969 朝食集

想看更多视频抖音搜索:朝食集(抖音ID:33508313)▼油果子面粉900g、牛奶400g、胡麻油适量、蜂蜜适量、红糖适量、淡盐水适量、酵母粉适量、食用碱适量1.头一天先用牛奶、鸡蛋和酵母粉后加入面粉和成面团放置的暖气边一晚,面的面积膨大到一倍就好了。加入碱水揉匀2.先取一个盆放入面粉里面放鸡蛋、牛奶、白糖、小苏打和成白色硬面团,盖上布在暖气边放置。在取一

世纪华通看好MCN的内容潜力 ?加速完善游戏产业生态建设

世纪华通看好MCN的内容潜力 ?加速完善游戏产业生态建设

1231 游戏天天看点

近期以来,MCN在多领域展现强劲的爆发力,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的目光,其中尤以在该领域取得实质进展的世纪华通等相关企业。近日,在汇聚近百家投资机构的大鹅文化投资交流会上,世纪华通CEO、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提到,关注内容产生的流量,是除了游戏内容研发外最重要的事情,大鹅文化作为世纪华通在MCN领域的重要布局,一方面同处游戏产业链,另一方面游戏MCN在内容粘性上潜力

海岛大亨6中文版即将更新 铭瑄显卡胜任“游戏大佬”

海岛大亨6中文版即将更新 铭瑄显卡胜任“游戏大佬”

1749 铭瑄

《海岛大亨》系列的最新一部《海岛大亨6》将于1月24日在推出其中文版(Mac版也将很快推出),标准版售价209元。与此同时为了庆祝新版本的推出,游戏将于1月24日至2月8日推出特别的春节活动。海岛大亨,每一部作品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民管理器”,在政治动荡、社会不安时期,人民就需要一个狠角色来带领他们走出困境了。而这系列作品的传统艺能,就是你可以和超级大国左右

老滚6开始制作?《GTA6》开发成本远超前作!《消逝的光芒2》跳票!《大富翁10》计划支持跨平台游玩!

老滚6开始制作?《GTA6》开发成本远超前作!《消逝的光芒2》跳票!《大富翁10》计划支持跨平台游玩!

678 Steam社区

B社开始制作《上古卷轴6》?B社母公司ZeniMax近日在官网上发布了招募游戏程序员和视频剪辑师的两则广告,前者是在为尖端RPG开发团队招募,要求能合作完成新的游戏特性、添加玩家与角色的互动、战斗与技能机制、用户界面等;后者则要求能捕捉精彩游戏片段并制成推广性视频。网友根据这几则B社的招聘广告猜测:B社或许已经完成《星空》的主要开发工作,正在筹备预告,所以才

2019年超休闲游戏中小CP生存实录

2019年超休闲游戏中小CP生存实录

1414 游戏干线

图/某超休闲游戏文/河马君超休闲游戏是近两年来最炙手的新兴游戏品类,以门槛低、成本低、体量小为特性,吸引了众多开发者投身到休闲产品市场中。(一)回顾:超休闲游戏风潮是如何开始的?2017年下半年开始,超休闲游戏开始在市场上出现,并迅速带来了非常诱人的故事。低门槛,高适应性,低CPI以及极具侵略性的广告盈利模式,让超休闲游戏迅速规模化。2018年,无数发行商跳

2019年,什么样的二次元游戏才是真的香?

2019年,什么样的二次元游戏才是真的香?

23 手游矩阵

本文由ACGx原创,手游矩阵授权转载。时至今日,二次元游戏已经成为中国游戏市场最重要的垂直品类之一。据《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给出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二次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了1.16亿人,同比增长10.7%,实际销售收入则达到了215.6亿元,同比增长12.9%,总体呈稳定增长的态势。本文是ACGx连续第3年推出的二次元游戏市场年度盘点。由于

云游戏+MCN  世纪华通力求双赛道领跑

云游戏+MCN 世纪华通力求双赛道领跑

1804 游戏新闻联播

1月10日,随着今年首批52款国产游戏版号正式发放,标志着2020年游戏审批工作又紧锣密鼓的开始了,版号审核常态化为游戏行业的持续回暖提供了有利的保障。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无论是上海建设全球电竞之都,北京建设国际网络游戏之都,还是海南把游戏产业搭上自贸区的快车道,都足以看出游戏产业蕴藏着巨大的潜力。随着当前产业政策和舆论环境的改善,叠加上云游戏等新技术和新模

大叔坐在草坪10分钟,身边竟挨着6只流浪猫,临走时还顺走小三花
萌宠

大叔坐在草坪10分钟,身边竟挨着6只流浪猫,临走时还顺走小三花

645 草莓宠物

冬日的下午若有阳光晒着自己,周边的草坪还能有三两只猫咪在那儿小憩。轻轻一声呼唤,腿上多出一叠暖暖的橘色,小手不知该留给哪只猫咪。所谓幸福,或许只是一个安静的下午有猫咪陪着惬意地看看或近或愿的风景。轻轻一招手,不远处正在打盹的小三花好奇地靠近,树里先生又来到这有着各类流浪猫的草坪,日复一日地享受着随意撸猫的下午时光。小三花大抵是认识树里先生的,嗅了手指就露出眯

《帝国时代2 终极版》评测:陈年古酿,历久弥香
游戏

《帝国时代2 终极版》评测:陈年古酿,历久弥香

134 游戏时光VGtime

诞生于上世纪RTS游戏黄金时代的《帝国时代》,从初代起就是一个有些“异类”的系列。同时期大行其道的是《黑暗王朝》《星际争霸》《横扫千军》《命令与征服》这样的科幻作品,历史与奇幻题材并不是市场的最大宠儿。其中原因恐怕要归结于同时期历史题材游戏对政局与经济管理的高度重视,而轻于更受玩家接受的兵团作战玩法——像《骑士与商人》这样光是经济系统就已经可以写上数千字的即

网友拍下泰迪和2个萌娃一起睡觉的画面,简直被萌化了!!
萌宠

网友拍下泰迪和2个萌娃一起睡觉的画面,简直被萌化了!!

454 狗狗汪呀

最近,一组狗狗和孩子的合照火了!照片中,小泰迪和两个宝宝相互依偎,仿佛家里的第3个小孩。宝宝们一起冲镜头微笑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这是日本一位妈妈为两个女儿,以及自家狗狗Mocha所拍摄的家庭写真。妈妈每天记录下Mocha和孩子们的生活影像,上传到网上,很多网友都被萌翻了。光Instagram上的观看量就有500万之多,被网友称作「骗你生孩子」系列。其中,最

我不是最好的,却是你再也遇不到的
私房话

我不是最好的,却是你再也遇不到的

1044 利剑文摘

点箭头指向的利剑文摘关注我茫茫人海里,我不起眼;大千世界中,我不优秀。我平凡,没有光环;我普通,毫不出色。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长相一般,家世一般,我知道,我不是聪明的,笨头笨脑,简简单单。但是我也不傻,谁对我好,我心里明白;谁心最真,我一

两个肉包子换来一窝小狗子,老婆说这“买卖”不算亏
萌宠

两个肉包子换来一窝小狗子,老婆说这“买卖”不算亏

412 宠派

宋叔前半辈子都在给别人打工,在老婆的撺掇下,自己投资开了一家小饭馆。虽然客人不多,但小日子过的还不错,比起以前改善了不少。唯一让宋叔头疼的是,经常会有流浪的小动物在餐馆门前晃悠。初开始,宋叔还怕流浪狗影响卫生,打扰客人,不过大家的举动打消了他的担心。有些好心的食客偶尔会和他打个招呼,搞些剩饭剩菜给它们吃,结账的时候多付几块钱意思一下。宋叔上了年纪,儿女又不在

steam喜加一!免费领取回合制RGP游戏!绅士福利低至3元!面红耳赤!看满屏小姐姐爆衣铺天盖地,隐形守护者、绝世情圣、闪乱神乐
游戏

steam喜加一!免费领取回合制RGP游戏!绅士福利低至3元!面红耳赤!看满屏小姐姐爆衣铺天盖地,隐形守护者、绝世情圣、闪乱神乐

109 Steam社区

开局一个号,游戏全靠领~steam上的回合制RPG游戏《Dashbored》现可免费领取原价21元的像素类RPG游戏《DashBored》,仅支持英语,游戏拥有奇特的画风和剧情。《DashBored》是一款风格独特的角色扮演游戏,游戏融合解谜和动作元素,带领玩家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乌托邦世界。搜索DashBored,领取游戏,关闭Steam,即日起持续到11月

《FIFA 20》评测:转折的一年 在纠结中前行
游戏

《FIFA 20》评测:转折的一年 在纠结中前行

1590 游戏时光VGtime

对EA来说,2019年是不太走运的一年,对于FIFA系列而言也是如此。  今年年初,《FIFA19》当家代言人C罗因为负面事件影响,被EA替换成内马尔、迪巴拉和德布劳内三人组合。到了年中的E3游戏大展,距离发布会仅4天时间,通过游戏销售商GameStop泄露出的宣传图也确认了内马尔将作为《FIFA20》的官方代言人,几乎与此同时,内马尔本人被卷入性侵风波,E

免费领狗!度假胜地还有如此福利?
萌宠

免费领狗!度假胜地还有如此福利?

493 宠派

宠派·萌宠圈子上线啦海量宠物动态一站式解决养宠所需~还能投稿晒出爱宠让它成为圈子里最靓的汪!还等什么动动小手戳起来加入我们吧↓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当你还在为挑选一只心仪的宠物狗而费尽苦心时,有的游客度假回来就拥有了可爱的狗狗。度假就能免费领狗,此等好事闻所未闻。不过在中美洲巴哈马群岛的一座“犬岛”上,真的有大批的狗子等着领养。这座岛本名叫土克凯可群岛,由于岛

“女儿,你可以自由恋爱,但请一定答应我这三点”
私房话

“女儿,你可以自由恋爱,但请一定答应我这三点”

1509 爸妈说事

亲爱的女儿:妈昨天去参加你刘阿姨儿子的婚礼了,到了妈这个年纪,每次参加婚礼看到两位新人宣誓的时候,都会偷偷抹眼泪,因为总是不自觉地想到你以后披着洁白的婚纱对一个男孩说“我愿意”的场景。但昨天那场婚礼,妈没有哭,只是格外心疼。早在婚礼之前,你刘阿姨就喜气洋洋地说过这门亲事特别好,女方家里只看重人,物质上的要求一个都没提。那时候我以为是那个女孩家所在的地方民风淳

曾被外媒打出低分的《铁血联盟2》,为什么却值得一品再品?丨触乐
游戏

曾被外媒打出低分的《铁血联盟2》,为什么却值得一品再品?丨触乐

1051 触乐

“我们再也不看到一部类似《铁血联盟2》的作品了。”接上篇:从“巫术”到“铁血联盟”,一个东欧移民家族是如何影响游戏产业的1948年,来自捷克的斯洛泰克家族移民加拿大,依靠经商渐渐站稳脚跟。六七十年代,家族中的小弗雷德里克·斯洛泰克认识了生意伙伴珍妮丝·伍德海德,两人为了核算生意成本购买了一台昂贵的苹果电脑,这给了两家孩子们大展身手的机会。日后,在这个家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