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如果《生化危机4》登陆其他平台,我就会切腹自尽。”



对三上真司来说,2020年是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年份。


首先,三上真司于1990年入职卡普空,2020年是他进入游戏行业的第30个年头。凭借开发初代《生化危机》的履历,他赢得了“恐怖游戏教父”的称号。“生化危机”系列后来发展成为最著名的游戏品牌之一,游戏和衍生电影的累计收入达到数十亿美元。


其次,2020年也是三上真司的独立工作室Tango Gameworks成立10周年。在公司内部,56岁的三上希望为年轻一代开发者提供成长机会,近段时间正在帮助团队开发新作《幽灵线:东京》(GhostWire: Tokyo)。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幽灵线:东京》预计2021年登陆PC和新世代主机平台


过去30年里,三上的职业生涯充满了起起伏伏。在与媒体的一次深度对话中,他反思了自己的很多言行,甚至不无幽默地评价了职业生涯中的一些争议时刻。


此外,他还聊了很多话题,包括他是怎样进入游戏行业的、生存恐怖游戏的起源、当年为何离开卡普空并创办Tango,以及对于未来的计划。


“生化危机”的诞生


“之所以会进入游戏行业,是因为真的喜欢游戏,但你肯定想知道更多细节,对吧?”


三上真司记得,年少时他在一家咖啡馆里初次接触游戏,当时玩的是《太空侵略者》,一局要花100日元。在20岁左右时,朋友们开始带他逛街机厅——起初他不太情愿,但后来沉迷其中,经常玩格斗游戏,直到22岁那年才攒够了钱,买了任天堂的FC主机。


1990年,大学毕业的三上开始四处求职,当时他并不想一头扎进游戏行业,只是想找一份有创造性的工作,所以向新日本制铁公司投了简历,却被拒绝了。他还尝试过应聘金融公司的职位,也没能成功。后来,朋友给了他一张卡普空举办聚会的传单,卡普空当时正在招人,看到这个消息他就决定去赴会。


在那次聚会上,他得知卡普空社长辻本宪三希望让公司上市。三上说,这在当时是个“疯狂的远大梦想”,因为在日本证券交易一级市场,任天堂是唯一一家游戏公司。


“我觉得社长疯了。”三上笑着说,“这是他想追求的一次疯狂冒险,所以我觉得与一位疯狂的老板共事会很有趣。”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三上真司1965年出生于山口县岩国市


入职卡普空后,三上立即参与了一款任天堂Game Boy竞技问答游戏的开发。“太辛苦了,简直就像地狱。”他不得不每天加班到凌晨5点,以近乎拼命的状态连续熬了3个月。三上打算在项目完工后辞职,但他的领导抢先一步走了,由于人手不够,他被调配到了另一个项目——Game Boy游戏《谁陷害了兔子罗杰》(Who Framed Roger Rabbit)。


接下来,他还跟随团队做了几款根据“阿拉丁”“高飞家族”等迪士尼IP改编的游戏,直到研发主管藤原得郎交给他一份新的企划案——那就是“生化危机”的前身,不过在刚开始时,卡普空只打算做一款基于《甜蜜之家》系统的纯恐怖游戏,说它是《甜蜜之家》的重制版也不为过。


《甜蜜之家》描述五人电影制作小组进入一幢古老的洋馆冒险的故事,游戏里会遇见恐怖的幽灵和各种怪物,游戏具备永久死亡机制,角色死亡数量与游戏难度挂钩,越是减员,越是将玩家逼至绝境。玩家必须倚靠有限的武器和补给品在洋馆中探索、解谜、战斗、求生。


三上真司有其他想法,他担心游戏一开始无法打开销路,所以做了一些相对原作的改变。他不想让玩家只是想办法逃避危险,希望他们也有办法来战胜危险。相比于解谜,游戏中的战斗同样重要。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甜蜜之家》里切换场景的画面,《生化危机》初代的粉丝们应该分外熟悉


如今回想起来,这些想法为“生化危机”系列随后二十几年的成功打下基石,不过在当时,三上还面临着来自团队的巨大压力。


“他们都说这是款恐怖游戏,为什么要让主角在恐怖游戏里拿枪?如果让主角在游戏里可以击败可怕的怪物,这合适吗?大家都反对这个主意。”三上回忆,“我说不出一个符合逻辑的答案,只能告诉大家,我们得继续朝着这个方向把项目往前推进。”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如今,《生化危机》的重制版不断被卡普空翻炒,成为永远不冷的冷饭


1996年3月22日,初代《生化危机》登陆PlayStation,三上真司预估能卖出50万份,但他严重低估了这款游戏的市场潜力:初代累计销量超过了500万份,一跃成为卡普空的重磅IP,公司很快决定投入更多资源来制作续集。


不过,在《生化危机2》发售前,三上真司差一点就离开了卡普空。他希望更多地参与游戏开发,然而上司冈本吉起告诉他,应该担任《生化危机2》的制作人,而不再是监督。幸运的是,三上非常信任团队中的另一名成员神谷英树,放心地将掌舵权交给了他。


二代在商业和口碑层面都收获了成功,全球销量超过500万份。不过,二代在开发期间也遭遇了一些坎坷,当项目已经完成了大约70%的时候,团队告诉三上真司,他们需要把游戏推倒重做。


“我还什么都没说,团队的主管就跑来告诉我,想把已经完成的所有内容都扔掉,换一种方式重做。他们可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


三上真司说,他得“感谢”把游戏推倒重做的人,因为从结果来看,他们制作了一款和最初设想完全不同的游戏。在公司内部,三上继续领导着“生化危机”系列,担任《生化危机3:复仇女神》制作人(土屋和弘任监督),以及《生化危机4》的监督。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1998年,《生化危机2》在PS平台发售,2019年发行重制版


做出改变


对于整个系列而言,《生化危机4》标志着一次方向上的巨大转变——从恐怖转向动作。


三上真司觉得注重动作的玩法更有趣,但当时他担心玩家们会抗拒这种转变,也有同事提出反对意见——经过几次内部测试后,他收到了一些苛刻的反馈。


“我记得收到过一份两页的报告,里边全部是各种消极评价,例如‘这不是《生化危机》了’‘完全没了那个味,根本行不通’。”三上真司说,“好在我还算坚强,没被那些言论击垮。”


事实证明,三上的直觉是对的:《生化危机4》赢得了空前成功,被许多玩家视为系列历史上最出色的作品之一,还曾数次登上最佳电子游戏的榜单。不过,三上真司的一个决定却引发了巨大争议和舆论风波。


在游戏发售前,他与任天堂签了一份独占协议。三上真司解释说,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一直在关注游戏行业的变化。索尼拥有PS,但有人认为一旦索尼在游戏行业的努力没有收获足够回报,就可能会回到自己擅长和根基更深厚的领域,而不是继续在游戏业里深耕——他对微软Xbox也有同样的担忧。


“我想在未来,任天堂也许是唯一一家为人们提供游戏的平台公司——不但面向孩子,也面向成年人。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虽然完全错了。”


三上真司坚持声称只会在任天堂GameCube上发售《生化危机4》,甚至为保护这种独占性不惜失去工作。“我记得辻本社长把我叫进办公室,问我真的不打算在其他平台发布吗?我不得不说,如果你真的想那样做,当然可以,但你必须先解雇我。”


三上真司还公开说过,如果《生化危机4》登陆其他平台,他就会切腹自尽。但《生化危机4》最终被移植到几款其他主机上,三上也留在了卡普空。如今回忆往事,他承认,如果从业务角度出发,多平台发布很可能是正确的选择。毕竟,《生化危机4》累计销量达到了1000万份。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生化危机4》首先在GC平台发售,后来才陆续被移植到其他平台上


三上真司确实因为发表如此强烈的声明而遭受困扰。他记得,这已经成为卡普空内部的一个玩笑,很多人都在网上问,那个叫三上的家伙究竟什么时候切腹?


《生化危机4》的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卡普空前不久已经决定为它制作重制版。三上没有参与这个项目,也没有和卡普空的开发团队聊过。“他们对于怎样利用IP有一套模式,能够不断创造收入,这也是推动业绩增长的一种好方法。”


几年后,三上真司离开了卡普空,他在公司旗下研发工作室Clover Studio待过一段时间,担任《神之手》(God Hand)的监督。但他不知道Clover Studio内部发生了些什么,随着工作室被关闭,“我突然没地方待了”。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充满了夸张和搞笑的冷门作品《神之手》,2006年发售


为了再次亲手设计游戏,三上真司与神谷英树、稻叶敦志等几位老同事组建了独立工作室SEEDS,不久后与ODD公司合并,更名为白金工作室。在那里,他监督了第三人称射击游戏《征服》(Vanquish)的开发。


又过了几年后,三上真司决定创办自己的工作室。“日本有很多年轻、充满才华的创作者,我想应该与这些非常有才华的人一起做点什么。”


继续前进


Tango Gameworks是三上真司创办的独立工作室,成立于2010年,同年被Bethesda的母公司ZeniMax Media收购。三上说,他的目标是为日本年轻开发者提供机会,计划同时开发一款大型游戏和两款量级较小的游戏,将大型项目交给资深开发者,让年轻员工参与轻量级作品的开发。


由于母公司要求Tango不再开发小型游戏,对三上真司来说,为那些经验尚浅的年轻人提供机会变得更难了。不过,他们仍然可以为了积累经验而做游戏——其中包括一款概念特别诡异,从未对外发布的作品。


“起初我们有款游戏里的主角是只螳螂,会攻击人类。”三上解释说,“那只螳螂大约4英寸高,有时两只脚走路,有时又会用4只脚或者全身上下的所有脚。为了击败人类,它有时还会拿起一把枪射击。”


“管理层显然对这个概念不满意,所以游戏没有发布,但我们从头到尾做完了。”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Tango Gameworks年轻的开发者们


2014年,三上真司监督制作的恐怖生存游戏《恶灵附身》发售,成为Tango工作室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当时他曾说,《恶灵附身》将会是他监督的最后一款游戏,但后来又改变了主意。


三上透露,《恶灵附身》的前身是一个叫做“诺亚”(Noah)的项目,游戏在开发期间经历了很多变化,变得与他最初的构想完全不一样。如果未来他有机会在一款游戏中实现“诺亚”的初始概念,他也许真的会那样做。


“如果有机会制作一款从头到尾完全不偏离我的愿景的游戏,那么它肯定是我作为监督的最后一个项目。它会更适合‘我监督的最后一款游戏’这种描述。”


目前,三上将所有精力放在了Tango新作《幽灵线:东京》上。《幽灵线:东京》是一款PS5独占游戏,今年就会发售,玩家在游戏中会使用通灵能力来击败困扰东京的幽灵。三上将它描述为一款含有恐怖元素的动作冒险游戏,不过他也说,《幽灵线:东京》很可能不像某些玩家想象中那么恐怖。


从业30年,三上真司回顾“生化危机”与他的创业路丨触乐

《幽灵线:东京》已经宣布了两年,似乎完成度已经不错了


Tango始终将为年轻开发者提供机会作为目标。三上真司允许监督木村宪司和他的团队负责游戏的日常开发,让他们实现自己的愿景,只有在有需要时才会介入。“基本上来说,我只有在团队遇到问题时才会帮他们解决。”


三上真司还有很多创意,并且绝不局限于恐怖类游戏,他对益智、角色扮演等作品都感兴趣,但“我正在变老,这会更多地取决于我还有多少精力”。


虽然三上真司年纪大了,但他仍然希望留在游戏行业继续工作。


“如果不得不离开游戏行业,那么我就会去一家便利店做兼职。”他打趣道,“我已经放弃了开一家稀饭餐厅的想法,因为竞争实在太激烈了。”


本文编译自:http://variety.com/2020/digital/news/shinji-mikami-resident-evil-tango-gameworks-ghostwire-tokyo-1234844805/

原文标题:《Shinji Mikami, Director of the First ‘Resident Evil’ Game, Reflects on 30 Years in the Industry》

原作者:Alex Stedman




作者等等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欢迎在微信关注触乐,阅读更多高品质、有价值或有趣的游戏相关内容。

上一篇:2020年,游戏怎样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克服孤独?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诺娃独立游戏通讯 2021-#0

诺娃独立游戏通讯 2021-#0

1637 indienova

《诺娃独立游戏通讯》是2021新开通的系列,主要介绍一些近期值得开发者关注的内容,内容基本上来自indienova站内。此期为试刊号,看看反馈,有任何问题请写在评论中,我们会参考并改进。嘻另:文中有大量链接,点击“阅读原文”可前往查看。新增会员游戏近期新增的会员游戏推荐。推荐的准则是:具有信息介绍和截图等基本元素,并不代表我们对该游戏的评价和喜好。牧野之歌来

广东游戏圈:拿下全国76%收入,有25家年营收超过了5亿

广东游戏圈:拿下全国76%收入,有25家年营收超过了5亿

1486 手游那点事

今天(1月6日),广东游戏产业年会在广州市黄埔区隆重召开,会上,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执行会长鲁晓昆亲自发布了《2020广东游戏产业报告》数据。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广东省游戏营收规模首次突破2000亿元,达到2132.1亿元,占全国游戏营收比重高达76.5%。这其中,移动游戏占比77.4%,共1649.4亿元,依然是游戏产业收入的支柱。以下是手游那点事带来的

迷信——电子游戏的“顽疾”

迷信——电子游戏的“顽疾”

501 游民星空

点击上方“游民星空”关注我们回想一下,你是否在游戏中经历过哪些难以解释的迷信事件呢?比如在《WOW》中给角色剃了个锃亮的光头后,暴击率看上去更高了;《阴阳师》中抽卡画符时,如果不好好绘一幅式神的画像,出SSR的概率就要低上一倍;玩《怪猎》的时候,越想要什么珠子就越难爆,可当自己终于用吃奶的劲刷齐后,这些珠子又开始频繁现身……这合理吗?其实多数玩家心里都清楚,

妹控拯救世界!这款扛枪和小丑突突突的游戏大晚上玩是真的刺激……

妹控拯救世界!这款扛枪和小丑突突突的游戏大晚上玩是真的刺激……

1499 手谈姬

今天帝都突然降温,西北风跟个大铁球一样往手谈姬脸上砸,真的伤不起。最近疫情也变凶残了,姬友们出门在外,记得要保护好自己,戴口罩以防万一。想来想去,还是在家打游戏当咸鱼好……今天给姬友们推荐一款解谜冒险射击游戏《DeathPark2》,中译:死亡公园2。当安装好游戏后,我们从图标就能感受到一股《小丑回魂》的味儿。实际游戏中,小丑确实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死亡公园

2020年,游戏怎样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克服孤独?

2020年,游戏怎样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克服孤独?

394 手游矩阵

在2020年,许多人由于疫情影响长期居家,电子游戏成了他们与朋友沟通的纽带。AMD和英国电器零售商CurrysPCWorld在一次研究报告中发现,自从疫情爆发以来,60%的玩家玩了比往年更多的社交游戏。游戏在情感、社交和个人成长等方面都为这些玩家提供了帮助。该报告指出,团队合作是玩家最喜欢的游戏体验之一。虽然《糖豆人》《AmongUs》等流行游戏让玩家互相竞

【女排】开启东京奥运会备战冲刺,中国女排1月6日在京集结

【女排】开启东京奥运会备战冲刺,中国女排1月6日在京集结

454 今体育

中国女排1月6日在位于北京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重新集结,开启2021年的首期集训,全队针对东京奥运会的备战也将由此进入冲刺阶段。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女排领队赖亚文表示,全军开训动员令“深化实战实训,坚持以战领训、以训促战,也是对中国女排的备战要求。”2020年12月30日,中国排协官网发布了《关于组织国家女排2021年集训的通知》,明确了

2020年收入2786.87亿元,我国游戏市场重回快速增长期

2020年收入2786.87亿元,我国游戏市场重回快速增长期

114 游戏头条

游戏头条微信号:gametoutiao(←长按复制)中国首家顾问式新媒体定制属于您自己的媒体内容导语:《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约为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自主研发海外游戏市场收入近155亿美元,同比增长33%。在经历了2018年和2019年较低的增长率之后,2020年我国游戏市场可以说重回快速

新年元旦,哪些游戏被玩家们重点关注 | 游戏干线

新年元旦,哪些游戏被玩家们重点关注 | 游戏干线

392 游戏干线

图/使命召唤手游文/无良结束了多灾多难的2020年后,人类终于进入到了2021年。作为2021的第一个小假日,元旦假期所反映的各项指标一方面是对过去2020年的概况,另一方面则是对2021年市场的预期和反映。游戏行业作为作为去年在宅经济红利下的行业,在今年年初能否保持优势?有哪些突出值得关注的品类呢?《使命召唤》手游异军突起,腾讯系包揽免费榜前三相对于过去免

上线15载、年营收超20亿,这个IP打算用新品再现爆款
游戏

上线15载、年营收超20亿,这个IP打算用新品再现爆款

911 游戏葡萄

征途IP布局背后的思考。文/迪亚菠萝包从最早的端游算起,征途已经面世15年了。这个IP的商业成功无需赘述,直接看看数据吧:全系产品累计营收超过300亿,注册玩家超5亿,至今所有产品每年仍贡献超20亿的收入......而在上周举行的玩家见面会上,巨人网络征途IP赛道负责人赵剑枫又宣布,将在2021年推出多款新品:2款面向国内市场的新游被他称为「绝对爆款」;他们

男子荒唐遗弃养了9年的狗,美容师精心照顾让它重生,变成白天使
萌宠

男子荒唐遗弃养了9年的狗,美容师精心照顾让它重生,变成白天使

174 萌宠治愈师

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了,总会有千般种分手的理由,而如果有一个人不想养狗狗了,那么他也会有千般种弃养的理由。他们看似是给自己一个理由,其实只不过是心里安慰罢了,也改变不了他们内心的本质。最近有一位国外的宠物美容师阿丽莎,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一天她正在上班,忽然店里来了一位客人,手里并提着一个纸箱子。而在纸箱子里是有一只狗狗,当狗狗被拎出来时,在场的人都惊了!因为

店门口因为有巨犬坐镇,结果没有一个人敢进门消费……
萌宠

店门口因为有巨犬坐镇,结果没有一个人敢进门消费……

1636 我和宠物的日常

网友FangC.Kang日前分享一张上班的日常,这天他带著家裡的爱犬莎莎一起到咖啡厅上班,只见藏獒莎莎化身一日店员,乖巧的趴在门口陪上班,不过似乎也因为有萌兽坐镇的关系,让FangC.Kang哭笑不得直呼,「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敢进门消费……」照片中可以看到,莎莎跟着饲主到咖啡厅上班,身后的看板上写着,「巨犬在店,不怕屎尿可进^_^」。莎莎趴坐在门口帮忙招呼

私房话

我的2020年终总结,全在这些表情包里了

1511 每日豆瓣

我的工作我的思绪我的想法收到工资前的我收到工资后的我从前面对傻缺甲方的我现在面对傻缺甲方的我我的副业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考试我的年度计划完成情况我的周末我的运动我的身材我的脸皮我的头发我的运气我的性格我的友情我的爱情我的技能我的心态我的假期从前和别人吵架的我现在和别人吵架的我我的饭量网购前的我网购后的我从前爸妈叫我相亲现在爸妈叫我相亲我向往的生活我真实的生活

感情中男人这样对你,其实是想要分手的征兆
私房话

感情中男人这样对你,其实是想要分手的征兆

1334 挽回顾问

点击上方关注「挽回顾问」爱而不得的人,我教你去爱如果你想要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那么你肯定是需要为之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对于女人来说,如果你发现一个男人对你表里不一,对你的爱仅仅停留在嘴边,但从不肯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那么十有八九说明他没有那么爱你。越是真心爱你的男人,他越会对你保持必要的真诚和坦率,他会给予你春天般的温暖,他也会认真对待你的每一件小事。那

游戏

走进《天龙八部手游》的世界丨触乐

349 触乐

这个活动最大的价值在于,它非常真诚地在现实中搭建了一个游戏世界,让玩家徜徉其中。12月26号,《天龙八部手游》年度盛典在云南大理古城的垒翠园举行。这场年度盛典包含天龙灯光秀、幻境音乐会、文创游园会,共举办整整5天。从12月27号开始,园区将会面向全体游客开放——届时他们将会见识到一个崭新的垒翠园。为了参加这场年度盛典,我来到了大理。垒翠园年度盛典现场初次相识

橘猫因走路姿势“太拽”,被疯狂点赞60万次,不过它这步伐也太得瑟了
萌宠

橘猫因走路姿势“太拽”,被疯狂点赞60万次,不过它这步伐也太得瑟了

1 狗狗猫咪宠物控

一只猫咪竟然因为走路姿势太狂太拽而被点赞60万次!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为毛小编是这样?不过事实可没这么简单,背后还隐藏了一个让人温暖的小故事。仔细看,发现这只胖橘猫的走路姿势不太对劲,别的猫咪走路时四平八稳,而这只橘猫走路时不光摇头晃脑,还晃荡身体,简直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酷炫狂拽叼!从上面看,样子就更搞笑了,仿佛一个故意逗人笑的灵活小胖子!很多网友看到这

“老公出轨了,可我不想离婚”:教你两招,让男人心甘情愿回归家庭!
私房话

“老公出轨了,可我不想离婚”:教你两招,让男人心甘情愿回归家庭!

954 陆琪

粉丝提问:我发现他好像变心了,是我无意间翻他手机发现的。他现在还不知我已经发现了他这个秘密。我很心痛,因为他这是孕期出轨。可是,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他重新回到我身边?在一段感情中,有人出轨了,这时候最难获得的结果是继续,而最容易的结果是分开。这两者没有好坏的区别,你想要的就是好,不想要就是坏。有些会选择大哭大闹、有些会选择忍气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