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三年,蛰伏三年,我成为人们眼中的废物赘婿 !!

入赘三年,蛰伏三年,我成为人们眼中的废物赘婿 !!


第一章 误会,還是预谋?

“姐夫,你过来。”

不远處,身材性感的女人瘫软在沙发上,殷紅的嘴唇和丰润的双腿抓人眼球。

听到吩咐,男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嗫嚅道:“青丝,你怎么忽然叫我姐夫了……”

他叫秦城,三年前入赘林家。

而结婚整整三年以来,林青丝从来对他都是呼来唤去,没有叫过自己一聲姐夫!

林青丝晃了晃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哎呀,人家这不是痛改前非了嘛!姐夫,你来我房间一趟,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对于林青丝的命令,他不敢忤逆,只能朝林青丝的房间里走去。

“我後背有点痒,够不着,你帮我挠挠呗?”刚进屋,林青丝便把他拽了过来。

秦城一個趔趄,没站稳,整個身体都倾倒在了对方身上。

这個時候,林青丝忽然勾住了秦城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呢喃:“我知道姐姐对你不好,结婚三年也不让你碰,你早就受不了了吧?”

秦城心脏顿時怦怦直跳。

林青丝冰肌玉骨,环肥燕瘦,换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抵抗不住她的魅力。

“秦城,你这畜生在干什么!”

突然,房间的门忽然被踹了开来。

林青丝的姐姐林倾城用手机拍着这幅画面,聲嘶力竭的大喊。

秦城急忙慌乱的起身:“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是青丝……她说她後背痒……青丝,你赶紧解释解释啊!”

然而,此時的林青丝却换了一副脸色。

只见她满面惶恐:“你这畜生,我可是你小姨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

秦城顿時张大了嘴巴,如堕冰窟。

“你……你在胡说什么?刚刚明明是你让我进来的啊!”

“放屁!我看见你就恶心,怎么会让你进我的房间!”

林青丝矢口否認,一脸刁蛮的说道。

秦城瞬间明白了,这显然是姐妹俩的圈套!

“你還有什么想说的。”

林倾城冷着脸说道。

秦城咬了咬牙,苦涩地笑道:“你们不就是想让我净身出户吗,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力氣吗……”

林倾城的脸色顿時沉了下去。

很显然,被秦城给说中了。

“既然知道,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待会儿咱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

自嘲一笑,秦城满脸疲倦的走了出去。

这三年以来,秦城在林家任劳任怨,可林家的人都想把他赶出去!

若不是林家老爷子百般阻拦,二人又怎么会走到今天!

这三年来,秦城也累了。

只是……有些对不起林老爷子了。

他无力的走在大街上,犹如一只跳梁小丑般可笑。

另外一边,得手的林家二姐妹一脸兴奋。

“总算把这個窝囊废赶出去了!”林倾城笑嘻嘻的说道。

林青丝连连赞同道:“就是,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想的,居然让你嫁给那么個废物!”

“好啦,有了这個视频,我就不信爷爷還不同意我们离婚!”林倾城有些兴奋地说道。

林家别墅。

一個头发花白的老人,脸色铁青。

“爷爷,这畜生居然对我妹妹做出这种事儿,简直伤天害理!这次我必须和他离婚!”林倾城一脸愤恨的说道。

一旁的林青丝佯装委屈的说道:“是啊,爷爷,你可一定要把他赶出林家啊!不然谁知道他以後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看到一脸委屈的二姐妹,林老爷子却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这一定是你们搞的鬼吧?”

林倾城一愣,急忙摇头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

“就是啊,爷爷,您是不是糊涂了,怎么您宁愿相信那個贱种,也不相信自己的亲孙女?”林青丝跟着辩解道。

林老爷子却一脸绝望,他瘫倒在藤椅上,低聲呢喃道:“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们……糊涂啊!”

林家二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满是不解之色。

“本想带给林家一场造化,罢了,罢了,是我林家没有这個福分……”长嘆一聲,林老爷子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爷爷,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林倾城小聲说道,“这秦城不就是你捡回来的一個野种吗……”

林老爷子躺在床上,满面苦笑,思绪也随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当年的林家,不过是海边的渔民,和富豪毫不沾边。

直到那一天,出海打魚的林老爷子,见到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他矗立在海面上,獨自一人面对整整七条戰船!每一条戰船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樣的现代化军械!

整個海面上炮火连天,那個男人只身獨面七条戰船,展开了一场屠杀!

一场激烈的戰斗後,所有的戰船盡皆湮灭!

血水在一刹那染紅了海水,那個男人獨立于海面之上,傲视群雄,如不败戰神!

那一瞬间,林老爷子仿若见到了真神,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连连跪拜。

也正是这個男人,赐予了林家一场造化,林家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而秦城,就是那個男人的儿子!

亲儿子!

那個男人说过,伤势养好以後,便会回来带走秦城。

一眨眼,便是二十余年。

盡管已经过去了数十年,可回忆起当年那一幕,林老爷子的眼睛里還是不自觉的闪过了一抹惊恐。

这件事,他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他匆忙起身,一脸凝重的说道:“无论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管秦城到底做没做过,我都不允许离婚!更不允许他离开秦家!”

“爷爷,你说什么呢!”林青丝听到这话,顿時羞愤的跺脚。

正在这個時候,秦城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走进来的秦城,林青丝眼睛一亮,她急忙跑过去,拽着秦城的胳膊说道:“你赶紧告诉爷爷,你已经答应跟我姐离婚了!”

秦城看了林青丝一眼,他什么话都没说,而是径直走到了林老爷子面前,垂着头,叫了一聲爷爷。

看到秦城後,林老爷子匆忙起身,伸手拉着秦城的手腕,笑意盈盈的说道:“诚诚,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爷爷相信你。”

秦城却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爷爷,我这次来……是向您道别的。”

林老爷子闻言,脸色顿時一变,他有些着急的说道:“诚诚,你胡说些什么呢!爷爷知道你受了委屈,我现在就让她俩给你道歉!”

“让我们道歉?凭什么啊!”林家二姐妹一脸不服氣的说道。

“你!”林老爷子刚要出言训斥,秦城却无力的挥了挥手。

“爷爷,我知道我配不上倾城,也知道您的恩情我永远都還不完,所以,结婚这三年来我任劳任怨,毫无怨言。”

“可是……这种生活,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在林家,我连一個佣人都不如,所有人都没有正眼瞧过我,连吃饭都不能和她们一桌。”

“您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敢忘,但林家……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说完,秦城弯下了腰,对林老爷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随後,他扭头便走。

林老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如鲠在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出林家的大门,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要活的这么窝囊了!

正在这個時候,不远處有四五個人手持棍棒,快速跑了过来。

为首的,正是林青丝的男朋友,赵山。

标准的纨绔子弟!

“小子,没看出来啊,你不但窝囊,還他妈是個畜生!”赵山上前一把抓住了秦城的衣领,把他按在了墙上。

秦城咬了咬牙:“我没想碰她。”

“这么说是她勾引你了?”赵山脸色一寒,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秦城的脸上。

涨紅着脸,秦城硬着头皮说道:“我已经离开林家了,以後也不会和林青丝见面……你松开我。”

“那岂不是白让你碰我女朋友了?”

嗤笑一聲的同時,赵山挥了挥手,身旁的几個人便拿着棍子围了上来。

“给你個机会,要么去给林青丝跪下,道個歉,要么我就打断你一只手,自己选吧。”赵山挖着鼻孔,一脸傲慢的说道。

“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赵山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秦城的脸上,“你他妈少跟我废话,你跪不跪?”


第二章 他有生命危险!

秦城脸色异常难看,咬着牙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我草你妈!”赵山顿時勃然大怒,一脚便踹在了秦城的肚子上。

秦城倒退了兩步,他第一次握紧拳头,狠狠地向着赵山的脸上砸去。

可秦城天天在家洗衣做饭,身上哪有几分力氣?

这一拳下去,非但没有威胁到赵山,反而徹底把他给激怒了。

“你他妈還敢還手?妈的,给我打!”

一聲令下,那四五個人顿時蜂拥而上。

棍棒如同雨点一般,不停地落在秦城的身上。

秦城只能抱着头,不停地躲闪。

很快,他的双臂便开始变得麻木,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没一会儿,双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

“嘭!”

终于,在头顶挨了一棍後,秦城徹底站不住了。

鲜血,顺着他的额头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他的意识渐渐地开始模糊,疲倦的感觉袭遍全身。

“好想睡一觉啊……终于解脱了吗……”倒下之前,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黑暗中,似乎有点点光亮。

“窝囊废。”

昏厥中的秦城,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道陌生的聲音。

“谁?谁在说话?!”

“身为龍之子,却活的这么窝囊,简直是在给我丢脸!”

聲音落下,秦城的面前开始呈现出一副又一幅的画面。

这幅画面里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整個世界,仿佛被黑氣给包裹着,犹如人间炼狱一般,令人惊悚不已。

而在画面的盡头,有一個男人站在山巅,冷冷的俯视着这一切。

君临天下的氣质,犹如君王一般,让人忍不住顶膜礼拜。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秦城毛骨悚然。

他惊恐的看着这個男人,聲嘶力竭的大喊:“你……你到底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那個男人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盯着秦城。

片晌过後,他才缓慢的开口道:“我若是有其他儿子,定不会把传承交给你。”

儿子?

秦城心里一惊,这個人,就是自己素昧平生的父亲?

他望着这個高大的男人,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您……您是我父亲吗……”秦城失聲大喊。

这么多年,他做梦都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可林老爷子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而秦城不止一次在梦境中与自己的父母相会,可每一次,父亲总是背对着自己。

那個高大的身影,与面前的这個男人缓缓重合。

“父亲!”这一刻,秦城徹底忍不住了,他甚至顾不上脚下尸骸带来的恐惧,拼命地向着这個男人跑去。

可无论秦城怎么努力,兩個人的距离却依然遥不可及,甚至未近半步!

男人静静的看着秦城。

“自今日起,就由你来继承我的传承,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他又一次背过身去。

任由秦城拼命地大喊,这個男人也不曾回过头。

那道身影显得高大,又有几分落寞,他静静地望着这片世界,似乎有些留恋与不舍。

很快,秦城面前的画面开始崩塌,父亲的身形,也开始一点点消失。

“父亲……你不要走……”秦城拼命地大喊,眼泪在一瞬间决堤。

这些年,他从无数次幻想,若是自己的父母還活着,该有多好。

那樣的话,就不会再有人这么欺负自己了吧?

对于亲情,他实在太渴望了。

终于,面前的场景开始一点点溃散,很快,他的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等他醒来的時候,已经躺在了一张巨大的双人床上。

旁边是古香古色的衣物柜,前面则是实木的黄花梨桌椅。

“你醒了啊。”这時候,秦城的旁边响起了一道聲音。

抬眼望去,只见一個双腿修长、肤如凝脂的少女正站在一侧。

“你是?”秦城有些狐疑的看着她。

她摆手道:“我看你躺在街上没人管你,就把你送去了医院,但奇怪的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医生居然说没事儿。”

秦城锤了锤自己的脑袋,不禁在心里嘀咕道:“莫非是因为……那個梦境?”

正在这時候,秦城的脑海里有无数的记忆涌现而出。

有医學圣典、修仙秘術、当世玄術……

而在他的丹田当中,更是有一股碧绿色的氣息,如游龍般起起伏伏。

“传承?”秦城猛然惊醒,“这就是父亲的传承么?”

想到这里,他不禁大喜过望。

看来方才那一幕幕画面并非是梦境!

“苏小姐,李医生到了。”这時候,门外走进来了一個保姆打扮的女人低聲说道。

苏小姐点了点头,随後她看了秦城一眼,说道:“既然你醒了,我也就不多管你了。”

秦城连忙起身:“多谢你把我带回来。”

苏小姐白眼道:“庙里的和尚说了,要想救人,也得多做善事,我也是为了我爷爷。”

说完,她摊了摊手,便准备出去。

“那個……你叫什么名字?”秦城大喊道。

苏小姐看了秦城一眼,摆手道:“名字就不必知道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以後或许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扔下这句话後,苏小姐扭头便走了出去。

秦城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个巨大的私人花园,旁边还停着三辆豪车。

看得出来,苏小姐的条件很优越。

而在花园的中心处,摆着一副白色橡木的桌椅。

一个老人与一个医生打扮的人正坐在那里攀谈着什么。

那位老人头发花白,看起来极为虚弱,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般。

“李医生,我爷爷的病就靠您了。”苏小姐走过去,客气的说道。

被称作李医生的人微微点头,淡笑道:“您不必担心,我已经为苏老先生看过了,他只是精神亏损,阳气虚缺,先吃几服药看看。”

闻言,苏小姐大喜过望,满面感激的说道:“真的太感谢您了!”

“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您不必太客气。”

说完,李医生便准备为苏老爷子配药。

“李医生,您是不是看错了?”正在这时候,一旁的秦城忽然开口。

李医生眉头一皱,他打量着秦城说道:“你是哪位?莫非你也是医生?”

苏小姐也蹙眉道:“你怎么还不走?”

“李医生,您别误会,他只是我一个……朋友。”苏小姐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

“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我能看得出来,这位老先生有生命危险!”

秦城脸色焦急,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苏老爷子的身前围绕着一团团黑气。

这股黑气,与梦境中那副画面里的黑气一模一样!

“胡说八道!”

李医生顿时勃然大怒:“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苏小姐,您要是信不过我,我现在就可以走!”

苏小姐脸色一变,气愤的看着秦城:“你再敢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时间,秦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突然,躺在藤椅上的苏老爷子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随后便看到他满面痛苦,呼吸困难,整张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第三章 女神的救场

“李医生,这是怎么回事?”苏小姐顿时焦急的问道。

李医生同样一脸慌乱“我……我也不知道啊,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忽然就这样了!”

“那你还不赶紧救人!”苏小姐厉声呵斥道。

可苏老爷子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昏厥了一般。

这下李医生顿时更慌了,他手足无措,站在那里甚至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救我爷爷!”苏小姐焦急的说道。

李医生慌乱的说道:“苏……苏小姐,您还是赶紧送老爷子去医院吧,这里没仪器,我……我也没办法啊……”

实际上这李医生心里很清楚,就算现在把苏老爷子送去医院也来不及了。

苏小姐咬了咬牙,她来不及多想,挥手喊道:“送我爷爷去医院!”

“等等!”

秦城拦住了苏小姐的去路:“苏小姐,现在送医院根本来不及,老爷子很有可能死在半道上。”

苏小姐闻言,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一瞪,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之意。

“你最好别在这里胡说八道!”苏小姐怒着脸说道,“你赶紧给我让开,要是我爷爷出了事儿,你负担不起!”

秦城知道苏小姐不会相信他,但苏小姐毕竟是自己的恩人,他绝不可能见死不救。

于是,秦城只能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道:“苏小姐,给我五分钟时间,我保证让苏老爷子起死回生!如果苏老爷子有任何意外,我以命相抵!”

“瞎扯,苏老爷子现在的状况恐怕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还五分钟?真是满口胡言乱语!”一旁的李医生忍不住冷冷的嘲讽道。

秦城扫了他一眼,冷笑道:“既然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那你觉得送医院还来得及么?”

李医生面色一僵,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赶紧闭上了嘴巴,悻悻的站到了一旁。

苏小姐冷眼看着李医生,眼神中满是怒火。

随即,她望向了秦城,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你能救活我爷爷,我苏家会记住你这个恩情。”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抹还魂术的信息。

随后,他走到了苏老爷子的身前,将双手放在了苏老爷子的额头上。

紧接着,他体内那股碧绿色的气息便开始疯狂涌动,顺着秦城的手上,向着苏老爷子的额头灌溉而入。

还魂术对灵气的消耗极大,刚刚接受传承的秦城,显得十分吃力。

伴随着体内气息的消散,秦城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虚弱,不一会儿,额头上便涔出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

这期间,苏小姐在一旁坐立难安,满面焦急,多次想要出生询问,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终于,在灵气彻底消散的那一刻,还魂术总算是完成了。

秦城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虚弱的体力,让他几近昏厥。

“你在干什么?!”苏小姐又急又气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救人?!”

秦城想要解释,却发现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好心好意救你回来,你居然敢害我!”苏小姐悲愤交加,那眼神恨不得杀了秦城。

“你们几个,给我看好他,别让他跑了!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送我爷爷去医院!”苏小姐冷声说道。

几个保镖立马走到了秦城身前,作势就要按住秦城。

“咳咳!”

正在这个时候,苏老爷子忽然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顿时让现场都凝固了。

苏小姐欣喜如狂,快步跑了过去,弯下身子扶起老爷子,激动的眼泪几乎都要流了出来。

“爷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苏小姐抱着老爷子问道。

苏老爷子长舒一口气,满脸感激的望向李医生。

“李医生不愧是名医,这个情,我苏家记住了。”

李医生显得极为尴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不是他救的。”这时候苏小姐解释道,“是那个小伙子救得你。”

苏老爷子一愣,他吃惊地望着秦城:“年轻人,你也是医生?”

“我……我不是医生。”

这下苏老爷子更加狐疑了,他望着秦城许久,随即笑道:“才不外漏,呵呵,我懂,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一命,便是我苏某人的恩人,这个情,我会记住的。”

秦城连连摆手:“您不必客气,要不是苏小姐把我从路上捡回来,我可能都死在路上了。”

苏小姐笑着走到了秦城面前,说道:“哎呀,我那只是顺手的事儿,就算是换做别人,也一样会救你的。”

秦城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来坐吧。”苏老爷子对秦城招了招手。

秦城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苏婉。”这时候,苏小姐忽然伸出她纤细的手,笑意盈盈的说道。

苏婉的手指尽管很细,但握在手里既柔软,又温暖,再加上苏婉那温柔的笑容,让秦城一时有些失神。

“咳咳。”这时候苏老爷子在一旁咳嗽了一声,秦城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说道:“啊,我叫秦城。”

“秦城……嗯,好名字。”苏老爷子摸着自己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简单的交谈过后,秦城得知苏老爷子早些年是军人出身,当年更是经历过战役,身上留下了不少的旧伤隐疾。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苏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近几年更是处于垂危之态。

“秦城,我爷爷还能活几年?”苏婉眼神既有些担忧,又隐隐带有几分期盼。

“这……”秦城一时哑然,他又不是医生,哪能知道苏老爷子的寿命。

“生死有命,不必过分在意。”苏老爷子摆了摆手,笑的颇为洒脱,“不说这些了,今晚我会吩咐人准备晚宴,留下来一起吃吧。”

秦城急忙起身,刚要说话,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人是林倾城。

他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接。

不一会儿,林倾城发来了一条短信:秦城,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滚回来,咱们把事情说清楚!

说清楚?这种事,又如何说得清楚?

“苏老爷子,苏小姐,我还有点事,要先回去一趟。”秦城起身说道。

苏老爷子笑着点头道:“好,婉儿你去送送秦小兄弟。”

苏婉连忙应声,她伴在秦城一侧,往门外走去。

秦城刚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便走到了苏老爷子面前。

“去查查他的底细。”

苏老爷子沉声说道。

“是!”

苏家别墅的门口,站着一对青年男女。

女人气质非凡,恍若仙女,而男人则显得有几分疲累。

“秦城……”苏婉站在门前,眼神中带有几分祈求。

秦城连忙看向了苏婉,有些紧张的说道:“苏小姐您还有什么事吗?”

苏婉盯着秦城,大眼睛隐隐有些湿润。

随即,便看到她抓住了秦城的胳膊,有些祈求的说道:“我知道我爷爷的身体,他已经风烛残年,活不了多久了,你……你救救我爷爷,好吗?”

“我……”秦城显得有些为难,他压根就不是医生,又怎能答应苏婉的请求?

秦城本打算拒绝,可当他迎上苏婉那如水般的目光后,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父亲留下的传承那么多,我就不信救不活一个凡人!”秦城在心里暗想道。

随后,他抬头望向了苏婉,点头道:“我试试吧。”

苏婉闻言,顿时喜出望外,她抓着秦城的胳膊,兴奋地说道:“秦城,谢谢你!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这个恩情!”

这是秦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着,也是第一次有人向他表达感激。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后摆手道:“我也不敢打包票……”

这时候,林倾城催促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秦城连忙跟苏婉挥手道:“我先走了,要是有消息,我会尽快联系你的。”

“我开车送你!”苏婉连忙说道。

“不……不用了。”秦城急忙拒绝,随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开来。

自从得到了父亲的传承之后,秦城便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曾经孱弱不堪的身子,如今一口气跑了数里路都觉得精力充沛。

数十分钟后,秦城来到了林家的门口。

此时林家的门口停着一辆陌生的奔驰轿车,秦城倒没有多想,便快步回到了家里。

沙发上,林家众人正围坐一团,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陌生的青年。

这青年身材高大,仪表堂堂,一看便是青年才俊。

“你这废物死哪儿去了?”刚一进门,林倾城便没好气的骂道。

而一旁的林青丝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讶,很显然,她知道秦城被打的事情。

秦城习惯性的挠了挠头:“刚刚在外面出了点事,去了一趟医院,我……”

“行了行了,我没心情听你讲故事。”林倾城不耐烦的打断了秦城。

随后,她有些刻薄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要离开林家了,那我们今天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吧。”

下意识的看向那位青年,秦城眼神中不禁浮现起一抹冰冷。

尽管他对林倾城早已不抱希望,可他没想到林倾城会这么绝情。

就算是养条狗,三年也该养出感情了,更何况自己伺候了她整整三年!

“哦,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山水集团杨义杨总。”林倾城看到秦城的目光后,毫不避讳的说道。

“你好,早就听倾城提起过你,今天可总算是见到了。”杨义笑着说道。

秦城没有理会,而是冷冷的望着林倾城:“你要嫁给他,是么?”

林倾城哼声说道:“没错,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杨义早就在一起了,只是没告诉你罢了,既然你已经答应离开林家,那正好,我们今天顺便去把结婚证领了。”

听到这句话,秦城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林倾城,我伺候了你们整整三年,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秦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林倾城嗤笑道:“你也算个男人?再说了,我也从来没把你当做我老公啊,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没有背叛你。”

说到这里,林倾城顿了一下,继续道:“当然了,你要觉得自己被绿了,我也无话可说。”

“你!”秦城脸色愈发的阴冷。

“少废话!”

林倾城拿出一份离婚协议拍在了桌子上,态度趾高气昂。

“你要是不想受辱,就赶紧签了这份离婚协议!当然,就算你不签,也碍不住我和杨义在一起。”

杨义顺手揽住了林倾城纤细的腰肢,甚至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这一刻,秦城心里充满了怒火。

但他并没有发作,而是大笔一挥,唰唰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从今天起,我和林家再无瓜葛!”

林倾城抓起了协议书,兴奋地几乎要蹦了起来。

“好了,你可以滚出林家了。”林倾城扑在杨义的怀里,兴奋地说道。

“林倾城,你会后悔的。”

秦城眼神冰冷,声音不掺任何温度。

“后悔?”林倾城嗤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嫁给了你,赶紧滚吧!林家不欢迎你!”

“好了,别跟他一般见识。”

杨义一脸得意:“为了庆祝这个大好日子,我请你去吃西餐。”

“好,谢谢老公!”林倾城撒娇似的说道。

秦城心在滴血。

结婚三年,林倾城从来没有叫过自己一声老公,而今天却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称呼另外一个男人。

他摇了摇头,一脸苦涩的走出了林家。

不一会儿,林倾城、杨义还有林青丝便走了出来。

“看到了吗?我老公的奔驰!”林倾城冷笑道,“你这辈子估计坐不上奔驰了。”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甚至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来,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秦城面前。

下一秒,便看到一个身材火辣、气质出众的女孩,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女孩约莫二十出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犹如两颗宝石,肤色更像是冬季里的白雪,一头乌黑色的头发自然垂在两肩,修长的大腿在短裙的包裹下,更是显得完美绝伦。

“好漂亮……”杨义忍不住失声呢喃,在她面前,即便是林家的姐妹花,也瞬间黯然失色。

“秦城,事情还没办完吗?赶紧上车吧,我爷爷还在等你呢。”女孩对秦城眨了眨眼,一脸亲昵的说道。

入赘三年,蛰伏三年,我成为人们眼中的废物赘婿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入赘三年,蛰伏三年,我成为人们眼中的废物赘婿 !!
上一篇:“别在妈妈打麻将的时候要生活费!”哈哈哈哈绝对是亲生的…
下一篇:笑话:吃饭玩手机会让人误会你是在……

相关推荐

二哈走丢主人竟把它背在背上,二哈:放我下来,我不要面子的吗?
萌宠

二哈走丢主人竟把它背在背上,二哈:放我下来,我不要面子的吗?

855 二货萌宠屋

对于诸位铲屎官来说,每天最担心的不是自家宠物破坏家具、随地大小便的烦恼,而是它们太容易走丢了,让人担心。狗狗和小猫经常会趁主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家门,跑到外面去玩耍,一不留神就走丢了,所以主人们为了把它们关在家里,也费了不少心思。而且如果养狗,就不能一直把狗狗关在家里,这对于它们是一种煎熬。主人应该每天都带狗狗出门散步,让它们接受新鲜空气。不过带狗狗出去必须给它

谁都不傻,只是不说而已。
私房话

谁都不傻,只是不说而已。

377 利剑文摘

请点击上面关注看更多...我从来不喜欢戴着面具对人,也不会藏着坏心对人;我只想简简单单地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谁都不傻,只是有时候不想计较太多,只想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我始终认为,善良,是人性中所蕴藏的一种最柔软的力量。不管如何艰难,我们也应该坚持善良。善良比聪明更难,因为聪明只是一种天赋,而善良,却是一种选择。送给把我当傻子的人玩心眼谁不会,算计人谁

游戏

这个小团队「神作」频出的宝藏品类,可能不再香了

943 游戏葡萄

小众并非其最大局限,更难的是做出新意。文/菲斯喵前段时间,一名开发者找到葡萄君,希望我们能报道他们的游戏。点开对方发来的链接一看,是个剧情解谜类作品,尚在打磨中。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觉得玩法平平无奇,题材和美术也不够吸引人。随后我抛出疑惑,问他立项初衷和预期。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开发者回以长篇文字,其中重点在于:小团队势单力薄,但愿能通过低成本制作获得认可

私房话

遭遇婚外情?看12星座如何让老公主动求和!

1688 星座屋

1在后台经常收到读者给我留言,说看过太多别人嬉笑怒骂的爱情婚姻,回过头发现自己的感情家庭却是一地鸡毛:我总是没有安全感,控制欲强,经常偷看他的手机,我们已经没有共同话题可聊,还经常吵架冷战,我很无助…我的婚姻平淡无味,为了孩子原本想凑合过完一生,直到偶然发现他出轨了公司女同事,我不想离婚也无法忍受,痛苦万分…我和老公没有共同语言,也不亲热,婚姻名存实亡。如今

我们总会在困境中看到希望!
萌宠

我们总会在困境中看到希望!

391 猫猫狗狗萌宠物

即使2020再怎么艰难,还是有很多鼓舞人心的时刻就先下面这些关于动物的新闻你总会在困境中看到希望一只猫在寒冷的天气里找到了新的家庭一只被遗弃并拴在凳子上留有便条的小狗被领养瘫痪的狗狗获救后再次开始奔跑一只从悬崖上滚下来的小狗被救了出来失踪三年的癫痫犬与主人重聚一只假腿的退休军犬获得了最高的动物荣誉奖章曾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的亚洲象卡万(Kaavan)

做游戏,是躺着还是站着挣钱? | 编辑部年终暴言
游戏

做游戏,是躺着还是站着挣钱? | 编辑部年终暴言

1091 TapTap发现好游戏

纷纷扰扰的2020年,终于过去了。2020年的现实世界行色匆匆,虽因疫情短暂停止运转,但游戏让我们少了几分茫然失措,多了许多欢乐谈资——布置江南古镇,经营动物营地,混迹戏精丛林……游戏让被“隔绝”的玩家们,彼此影形不离。2020年的游戏世界在欢笑与愤怒、期待与失望之中,交织出了分外浓重的色彩。你会选取一段什么样的片段,来为自己这一年的游戏世界做个总结呢?欢迎

最不适合做男朋友的男生top1
私房话

最不适合做男朋友的男生top1

1687 意林

来源:匡北北(ID:kbb9934)作者:匡北北前两天有个读者跟我吐槽她的男朋友:对待自己和对待外人简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和自己在一起时,更多的是粗鲁,有时候还不管不顾。像这样的男生,你们遇到过么?最后恋爱中的女孩是渴望被男朋友区别对待。但她们想要的是比别人拥有男生更多的关心、在意,而不是出现像上边所提到的情况。或许有些男生会觉得矫情,但这种矫情也只是想

萌宠

二哈不慎落水,关键时刻,它居然抓住了消防员的救生圈...

698 宠物大本营

▶点击宠物大本营→点击右上角[...]→选设为星标★别看二哈平时干的事挺不靠谱,但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人家智商绝对在线——12月26日北京,一铲屎官带着二哈出门遛弯时,这货估计是贪玩,跑到了结冰的河面上,并且不慎落入冰水...等到铲屎官发现时,这货就剩两个爪子趴在冰面上,嘴里还正嗷呜嗷呜着求救!铲屎官无奈只得向消防求助,而消防员赶到后,就先扔给了二哈一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