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 微信公众号文章列表

铁流:靠山 | 新刊

铁流:靠山 | 新刊

286

纪实·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导读1949年11月,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战地记者西蒙诺夫来中国后,到淮海战役的主战场徐州进行实地考察。他对中国共产党指挥的60万军队战胜了国民党80万军队感到惊奇,当他听说还有500多万的民工为这场战争构筑了一条强大的补给线和有力保障时,他不禁大为感叹地说:这是真正的人民战争,在人类战争史上是个奇迹。陈毅元帅曾说过:“我忘不了沂

今天,人民文学出版社70岁了……

今天,人民文学出版社70岁了……

1968

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于1951年3月,迄今已是七十年。七十年前的今天,一批学养深厚、德才兼备、勇于担当的俊杰汇集于此,开创了新中国的文学出版事业。人民文学出版社从此肩负起探索文学出版道路的重任,承担了大量的出版任务,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在读者心目中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期内,人民文学出版社是唯一的国家级专业文学图书出版机构。改革开放以来,出版行

朱光潜:要彻底了解文学,必须自己动手练习创作 | 写作课

朱光潜:要彻底了解文学,必须自己动手练习创作 | 写作课

1252

写作练习文|朱光潜研究文学只阅读绝不够,必须练习写作,世间有许多人终身在看戏、念诗、读小说,却始终不动笔写一出戏、一首诗或是一篇小说。这种人容易养成种种错误的观念。自视太低者以为写作需要一副特殊的天才,自问既没有天才,纵然写来写去,总写不到名家的那样好,倒不如索性不写为妙。自视过高者以为自己已经读了许多作品,对于文学算是内行,不写则已,写就必与众不同,于是天

王安忆:我对文学的看法丨访谈

王安忆:我对文学的看法丨访谈

1096

我对文学的看法王安忆大学教书给了我养分《新民周刊》:陈思和老师说,1994年,你是主动要求来复旦上课的?王安忆:1994年的时候,陈思和代表复旦大学的“明星讲座”,请我和谢晋等几个人到复旦开讲座。我当时就回复他:能不能换种形式?能不能让我正式开堂课?完整地有头有尾开门课,安排到中文系的学生课程中去,这我倒是有兴致做的。这样,我可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想,而且和学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牌、分社的历史沿革丨人文社七十周年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牌、分社的历史沿革丨人文社七十周年

499

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牌、分社的历史沿革文|宋强(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助理、策划部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作为新中国历史最长、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文学专业出版社,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曾使用过很多副牌和分社,它们出版的图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精神生活。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历史也在记忆中淡去,即使是专业研究人员,也对一些史实语焉不详。因此,有必要对人文社

冯雪峰和鲁迅的交往 | 人文社七十周年

冯雪峰和鲁迅的交往 | 人文社七十周年

1089

人民文学出版社创社社长冯雪峰,1957年冯雪峰和鲁迅的交往文|唐山冯雪峰在1925年7月曾写过一首题为《菖蒲》的诗,发表在《国民新报副刊》上,编辑为鲁迅。冯雪峰当时是北大的旁听生,多次听鲁迅讲课,却对鲁不太欣赏,他曾说:“鲁迅,确实非常热情,然而又确实有些所谓冷得可怕呵……我以为他是很矛盾的,同时也认为他是很难接近的人。”  那时冯雪峰的偶像是李大钊,他称李

格非:当木匠,还是上大学?丨赏读

格非:当木匠,还是上大学?丨赏读

1794

当木匠,还是上大学?格非1980年夏天,我参加了第一次高考。成绩公布后,没有人感到意外。我的物理和化学都没有超过40分。我的母亲决意让我学木匠。师傅请来了,他是我们家的一位亲戚。初次见面,我们彼此都很厌恶。他对我的笨手笨脚心中有数,而我对他的那句有名的格言记忆深刻。当时,他坐在我们家唯一的一张木椅上,跷着腿,剔着牙,笑嘻嘻地对我说:“手艺不是学出来的,而是打

叶圣陶:怎样写作 | 写作课

叶圣陶:怎样写作 | 写作课

297

怎样写作文|叶圣陶作文不该看作一件特殊的事情,犹如说话,本来不是一件特殊的事情。作文又不该看作一件呆板的事情,犹如泉流,或长或短,或曲或直,自然各异其致。我们要把生活与作文结合起来,多多练习,作自己要作的题目。但是,听说美术学生最不感兴味的就是木炭习作。一个石膏人头,一朵假花,要一回又一回地描画,谁耐烦?01写作重在锻炼语言习惯锻炼语言习惯要有恒心,随时随地

祝勇:此心安处是吾乡丨新刊

祝勇:此心安处是吾乡丨新刊

1084

祝勇1968年生于辽宁沈阳。作家,学者,现任故宫博物院故宫文化传播研究所所长。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旧宫殿》《血朝廷》,历史散文集《纸天堂》《反阅读:革命时期的身体史》等。导读:一生放达,半世飘零,中国文人其实都不想学苏东坡,但苏东坡却活成了中国文人的标杆。此心安处是吾乡祝勇一宋神宗元丰六年(公元1083年),被贬黄州已经三年的苏东坡,见到了好友王巩和随他远行

李修文:最后一首诗 | 赏读

李修文:最后一首诗 | 赏读

956

最后一首诗李修文那年冬天,我在一座小县城中的医院里陪护病人,随着春节越来越临近,寒意日渐加深,大雾每一天都弥漫不止,这天早晨,待我在病房里揉着眼睛醒来,却听说同病房里的一个大姐放弃治疗,离开医院寻死去了,那大姐,原本是附近矿山里的出纳,因为早已无矿可采,她也就下岗了多年,虽说得了治不好的病,住在医院里也没有什么人来看她,但是,一天天的,她还是连说带笑的样子,

严歌苓:读书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 |赏读

严歌苓:读书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 |赏读

1801

读书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严歌苓我关于阅读与写作的记忆我出生在一个书香家庭,父亲虽是作家,但他很少用自己的文学理念影响我。在我的生活学习中,父亲就是一个很客观的教师,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文学伴侣,最好的交流文学的朋友。父亲常与我沟通他最近读的好书,也会建议我去读。每天早上不管多忙,我都要拿出一小时与父亲喝咖啡,然后谈一谈我最近写的文字,他看完以后会提很多建议。在成长